笔趣阁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第201章 无微不至
    ?#27704;?#24030;到平江的列车,在中午14点准时抵达了火车东站。
  
      景存诚站在卧铺车厢的窗户前,俯视着站台。
  
      十多年前,他走的也是这条路,从北*京到兰州,?#27704;?#24030;到西*宁,再?#28216;?#23425;坐三天的破车,前往德令农场。
  
      期间,他短停平江,看到的站台,也是如今这个样子,只是站台上的人不同,火车上的人也不同了。
  
      他站在了卧铺车厢里,而站台上的年轻人们胸前也没有了大红花。
  
      景存诚贪婪的看着所有的一?#26657;?#20182;想要了解更多,?#20174;?#23475;怕了解的太多……
  
      一辆平江市委牌照的小车,吸引了景存诚的目光。
  
      火车站台通常是不?#24066;?#27773;?#21040;?#26469;的,换言之,能进来的都不是普通车。平江市委的个位数?#25490;?#33258;然不算是普通车,而它接待的,应当也不是普通人。
  
      这列?#27704;?#24030;到平江的列车,挂有一个软卧车厢,景存诚因为还没有官复原职,所以只能用德令农场开出的介绍信,买硬卧车厢的车票。他猜测,这辆平江市委的小车,应该是来接软卧车厢的某位乘客。
  
      景存诚的目光一扫而过,继续在站台搜寻着熟悉的身影。
  
      “老景,下车了,是不是提不动行李?”睡景存诚上铺的路人,主动帮他把行李拿了下来,放在景存诚脚边,笑道:“怪重的。”
  
      “不好意思,都是些书。?#26412;?#23384;诚急忙道谢。他当年带到德令农场的许多书都逸散了,一些甚至被用来烧火了,现在带回来的,却是德令农场的场部特意买来送给他的。
  
      对一所劳改农场来说,平反干部虽多,副部级的平反干部却是极少见的。
  
      景存诚再三推辞之后,还是给收了下来,他在德令农场十年时间,交到了不少朋友,而这些朋友,还不知道要在德令农场里呆多久呢。
  
      “要尽快将老张接出来。?#26412;?#23384;诚离开的时候,把剩下的钱都分给了朋友,留给老张的最多,因为老张的身体也是最差的,景存诚很担心,老张是否能安全的度过这个冬天。
  
      一个恍惚间,半车的人都走了下去。
  
      景存诚的目光再次扫过那辆黑色的轿车上。
  
      车门已开,?#24187;?#38739;丽的女子用手搭着凉棚,期待的看向火车。
  
      而在另一边车门,亦有?#24187;?#26041;头方脑的少年踟躇的看着脚下,她的旁边是位头发斑白的女人。
  
      他的妻子!
  
      景存诚的身体猛的一震,再顾不上其他人,提起行礼就往车下冲。
  
      被挤到的人怨声载道,景存诚一边道歉,一边说:“我老婆孩子在下面。”
  
      骂骂咧咧的人渐渐停了嘴,且将位置让给了他。
  
      景存诚边道歉边下车,直直的冲向黑色轿车。
  
      对面。
  
      景语兰的眼中忽然蕴满了泪水。
  
      对她来说,父亲?#36335;?#20174;中年人,直接变成了老年人。
  
      景存诚也是五味陈杂。德令农场太远了,所以他从不让妻子带女儿和儿子过来,事实上,就连妻子多次申请,也只在几年前来过一次,也是在那时候,他见过女儿和儿子的照片。
  
      杨锐安静的坐在副驾驶座上,以免打扰景存诚?#25512;?#23376;儿女的团聚。
  
      十多分钟后,景存诚才一抹眼,笑问道:“谁给你们借的车?”
  
      “是杨锐从平江市委借的。?#26412;?#35821;兰收敛心情招招手,将杨锐从副驾驶座上叫了起来。
  
      杨锐利落的下车,谦恭的打着招呼,和景存诚轻轻握手,说:“景伯父好,路上辛苦了。”
  
      “你好,你好……?#26412;?#23384;诚感慨万千,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是用左手轻轻的拍着杨锐的手?#24120;?#19968;切尽在不言?#23567;?br />  
      “先去酒店吧,有什么话,以后再说。”杨锐温雅的笑着。从两人目前的关系来说,他算是景存诚的大恩人,但这个时间是属于景存诚一家人的,他没有必要迫切的展示存在。
  
      景存诚点点头,看了一下只有五座的上海?#24179;?#36710;,说:“你坐前面,我们在后面挤一挤。”
  
      “不用,我把酒店都安排好了,你们先过去,我散散步就到了。”杨锐笑着将景存诚等人送上车,又介绍道:“王师傅是咱们平江市委尹书记的?#20928;?#36710;也是尹书记借给咱的,到了酒店,还有一位韩大姐等着,她是天津制药三厂的,你们有什么事,就找韩大姐帮忙,路上请王师傅多照顾,车开慢点,安全第一。”
  
      后一句,他是在给王师傅打招呼。现在的?#20928;?#30340;?#20004;?#23646;性堪?#32676;娇找当?#26842;以后的飞行员,不小心就会得罪人家。
  
      当然,得到尹书记授意的王师傅还是比较讲政治的,友好的说:“您放心,这段路咱们最熟了。保证安全舒适的送到地方。”
  
      杨锐又向景存诚点头示意,目送挂着全数字?#25490;?#30340;黑色轿车缓缓驶离。
  
      他其实挺想和景老师挤一挤的,就是时间地点都不合适。
  
      ?#30340;凇?br />  
      景母坐在了副驾驶座上,让景存诚坐在后座中间,两边分别是儿子和女儿。
  
      景存诚忍了又忍,才没有老泪纵横,情绪却是激荡的不?#23567;?br />  
      直到轿车过了平江市最?#34987;?#30340;十字路口,景存诚才?#21097;骸?#29579;师?#25285;?#21681;们现在去哪?”
  
      “您叫我小王就行了。咱们现在往平江饭店去。”?#20928;?#25569;着方向盘,稍微偏偏脸说话。
  
      任何挂着地方名字的饭店,在国内都是当地一流的标准。景存诚看看后视?#25285;剩骸?#21448;是人家小杨掏钱?何必去什么饭店,就住家里不行?”
  
      “我和小兰住在平江师范学院的宿舍里,景明住在学校,不方便。再说,你住过去,左邻右舍的要问来问去,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人?#24050;?#38160;心细,安排你住在平江饭店,你就住两天,等从?#26412;?#22238;来了,帮我?#21069;?#23478;,再和邻居们见面也不迟。?#26412;?#27597;是做过副部长太太的女人,这些年生活艰辛是一回事,?#21019;永?#19981;会小里小气。
  
      景存诚?#26001;懟?#30340;一声,不说话了。他现在还没有得到正式任命,所行所言都需谨慎,回到人多嘴杂的宿舍区,的确不是什么好主意。
  
      ?#20928;?#23433;静的开车,很快将景家人送到了平江饭店门口。
  
      平江饭店占地甚广,苏式的主楼也修的庄重气派,?#29238;?#31895;壮的圆柱子,将无用的大门向前延伸了十?#35813;住?#27492;时国内少见的玻璃旋转门前,铺着又长又宽的红地?#28023;?#20004;名穿着鲜红色外套的侍者,笑容满面的看着轿车,态?#32676;?#21892;。
  
      从小就在贫困中长大的弟弟景明仰视着眼前的平江饭店大楼,脚?#25509;行?#30031;怯。
  
      景存诚此时也?#20174;?#36807;来,低声道:“太破费了,不想回去住,找个招待所不就行了?”
  
      景母笑笑,说:“给你说是杨锐安排的,他说有人付账,不用你管。”
  
      须臾,韩大姐穿了一身鲜艳的红色棉袄,从大厅里出来,笑容满面的招呼着他们,笑道:“这位就是景大哥吧,我是天津制药三厂的韩燕,来,我帮你们拿行李,小朱,动作快点,帮忙提东西。”
  
      她身边也带着跟班呢。
  
      景存诚一看这个架势,就?#21097;骸?#24744;也是领导吧。”
  
      “什么领导不领导的。”韩大姐一甩手,笑道:“我们制药三厂就是个小厂子,我是厂长没错,不过,以后要跟着杨锐讨生活了,就是你女儿的学生,哎呀,这么一算,您高我三辈啊。”
  
      让她插科打诨的,景家人都笑了起来。
  
      景存诚更是心中大讶。他身在劳改农场,唯一一次见到大舅哥也比较早,得到的消息有限,其后的书信来往都要接受审查,却是连杨锐两个字都未涉及过。
  
      他只当杨锐出身不错,却没想到这里听到了另类的内容。
  
      一边向前走,景存诚就一边?#21097;骸?#38889;厂长和杨锐熟悉吗?他还是学生吧,怎么和你们天津制药厂打上了交道?”
  
      ?#25226;?#38160;可了不得,你女儿教了一个好学生啊。”韩大姐夸张的笑道:“现在不止我们制药三厂,天津三个制药厂,河东省的两个制药厂,还有广*东和广*西的厂子,都找上门了,杨锐做的技术是这个。”
  
      她翘起大?#31895;福?#21448;说:“外国人都看杨锐的眼色,国医外贸厉害吧,这些天呀,国医外贸的海处长天天带着杨锐考察工厂,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他说怎么该就怎么改,他说买什么机器就买什么机器,二话都没有一个,我们三厂也拿了一个名额,多亏杨锐帮忙说话,我想?#34892;?#19968;下,送多少礼,人?#19968;?#22810;少礼……所以说,你们别?#25512;?#26377;什么事尽管吩咐,使劲命令。”
  
      景存诚多少?#34892;?#21548;明白了,杨锐因为本人的技术原因,竟然掌握着许多工厂的生杀大权。
  
      做过中纺副总的景存诚很明白,对一家国企工厂来说,技术整改或者技术革新之类的权力有多大。国企工厂不像是私企工厂,你不能想买机器就买机器,想换生产线就换生产线,这些都得申请,要上级部?#25490;?#20934;才行,申请的难度是很高的,不亚于一次全方面的政府公关。反过来,若是上级部门有意向给下属工厂增加机器,改进生产线,抢到此机会的工厂就能很容易的得到新机器乃至新的生产线。
  
      另外,国企每年都要上缴利润,在早些年,所有利润都是要上缴的,一分钱都不能剩下来。而企业要?#20204;?#30340;时候,又要找上级部门要下来。
  
      而作为工厂,增加机器,改进技术,更替生产线是必须的工作,三五年尚可,十年八年能坚持,十几年下来,就要落后?#34164;?#20102;。80年代的国企不行,很多都是被运动给耽搁了。
  
      到了80年代初,再投入已经是迫在眉睫了。对于想要新设?#24863;?#29983;产线的工厂来说,谁有技改大权,谁就是再生?#25913;浮?br />  
      唯一让景存诚想不明白的就是,杨锐怎么获?#20040;?#26435;力的。
  
      他?#28120;?#20102;一下,?#21097;骸把?#38160;的技术厉害?”
  
      ?#34948;?#23475;,厉害的很,我这么说吧,他的水平就等于是制药厂的八级工。”韩大姐再次翘起了大?#31895;福?#36825;些天,他们和老外交流,用的全是指头。
  
      制药厂有没有八级工,景存诚不清楚,可中纺下面的八级工,景存诚可是每个都?#40092;叮?#27599;一个都佩服。
  
      当年的中纺总公司喊着大干快上,完?#28903;?#27835;任务的时候,许多工作都是全凭高水平的工人用自己的技术完成的,可以说,某些项目之所?#38405;?#36827;行下去,某些工厂之所?#38405;?#36798;到一定的水平,全是依靠某一个或两个高级技工的,用他们开会时的话来说,中纺的总经理能换,高级工不能少。
  
      但是,八级工都是用时间堆出来的,景存诚?#34892;?#19981;相信,却没有说出来。
  
      韩大姐察言观色,呵呵一笑,直?#28216;剩骸?#19981;信?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景存诚奇怪,技术怎么看?难不成酒店还有工厂不?#23567;?br />  
      几个人在前面走,韩大姐带来的人推着行李车在后面走。81年河东省刚赚了些钱的时候,省委就命重金装修平江饭店,现在从接待大厅到后楼,几条主要通道都铺着瓷砖,墙壁和走廊亦是雕梁画栋,点缀着精致的?#35816;?#39640;档感十足。
  
      而景存诚等人进入的后楼,更?#21069;?#29031;日本的酒店标准来装修的,一些材料也采买自日本和?#20998;蓿?#27700;平比前楼高了两个台阶也不止,仅就这一栋楼来看,平江饭店应?#31508;?#22269;内顶级的酒店了。
  
      景存诚和老婆是越走越惊讶,等上了三楼,发现只有一扇大门,写着国宾套房的时候,更是大为诧异。
  
      韩大姐笑着敲了敲门,就见?#25343;?#23485;的双扇门洞开,一间至少有八十平米,面朝南方,充满阳光的会客厅,展现在众人面前。
  
      光洁的硬木地板擦的锃亮,是这个时代的中国见都见不到的东西,全套的中式家具?#29260;?#21402;重,在?#21892;?#21644;字画的点缀下充满了历史?#26657;?#25972;套的皮沙发和谐的摆放在客厅中央,宽大而舒适。
  
      电视、冰箱、空调,这些在其他地方难得一见的奢侈电器,错落有致的布置在房间的四角,难得一见的充当了工具的角色。
  
      两名身材高挑的服务员站在朱红色大门的两侧,微微鞠躬,口称:“欢迎光临”。
  
      十七岁的景明手足无措,面红耳赤。
  
      韩大姐与有荣焉的笑道:“这个国宾套房除了客厅,另有四间卧室,五个阳台,三个卫生间,一个书房一个餐厅,还连着一个小会议室,平时只招待高级外宾,省级和中央的领导。这?#25991;?#25343;出来,就是因为杨锐的技术厉害,他给外国公司的一说,人家就开了房间,让给了咱们,而且,人?#19968;?#25226;房钱都给出了。”。.。

亚马逊的秘密电子
养水晶虾赚钱 开一家排风机厂赚钱吗 吴江股票配资 qq红包埋雷赚钱软件 酒鬼酒股票 家庭养十只狗赚钱吗 中融国通股票配资公司 赚钱抢红包这个软件吗 客运码头赚钱还是补贴 175职业跑宝宝环赚钱吗 小米股票代码 如何利用游戏赚钱吗 股指期货与股票涨跌 广电是如何赚钱的 推荐靠谱赚钱的软件平台 如何买股票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