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第243章 耳朵飘起来
    学生们填了志愿表,66续续的离开了学校,接下来的时间,对于最终成功通过高考的学生来说是相当快乐的时间,尽情的玩耍,还能留下美好的回忆,同时,心中还存着对未来的美好憧憬和满腔的热血抱负,委实是人生中不可多得的快乐时光。
  
      对于最终依旧要复读,或者干脆辍学的学生来说,高考后的一个月却是酸楚的。
  
      鸿睿班同样十几名学生的估分,连大专线都没有达到,所有人都选择了学车,使得学车组的人数又稍稍增加。
  
      分不够就只能指望着学会了开车来找工作了。如今满街都是待业人口,即使是?#20381;?#26377;背景的,找一份工作也不容易,如果连城市户口都没?#26657;?#25214;工作就是全然不可能的事,即使南下深圳广州,做一个民工也是不容易的。
  
      会开车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技能,即使找不到正式工作,做?#24187;?#20020;时工也比回乡种地有希望的多,如果能借到一笔钱的话,自己买车,或者出一部分钱给运输公司,就能成为?#24187;?#20809;荣的卡车?#20928;?#22312;这个年代,堪称高薪阶层。
  
      相比之下,回到农村是没有一个年轻人愿意的。8o年代的农村,也就是刚刚吃饱饭,吃肉喝酒都需要找个节庆的理由,对心思活跃的学生们来说,不是生活逼到角落里,没有人愿意扛着锄头过一辈子。
  
      尤其是看着同学们商量讨论去哪里读大学时候,这种不?#24066;?#23601;更强烈了。
  
      大学生徜徉在优美的校园环境?#26657;?#22352;在漂亮的女同学身边,嗅着清晨的花香,听中国最高层次的知?#26007;?#23376;讲述世界与真理,每个月都能拿到十到二十元不等的补助。
  
      而在农村,一家三口努力工作,?#24187;?#22766;劳力的平均年收入也不过是31o元,月均仅25元。
  
      放在河东省这种要被平均的省份,其实2o元都是一个大数字了。
  
      如此大的差距,又如何令人心安。
  
      在估分结束以后,牛安等人练车练的更努力了。
  
      同在学车组的,也有几名学生达到了大中专线,分别报考了汽车修理、道路工程,以及平江市?#36824;?#23616;下属的汽车驾驶职业学校。
  
      如今,这些学校的分数还不低,分配的工作也是大家?#19981;?#30340;。简而言之,凡是和机械有关的专业,在8o年代都很受欢迎,大工业的魅力?#36127;?#25240;服了所有的中国人,能读机?#36947;?#19987;业或学校的,都是很令人羡慕的。
  
      大中专?#21364;?#19987;和本科自然是千般不如万般?#30591;?#27604;起考不上学的学生却又好了千百倍,毕竟,高中生是没有户口没有分配的,这也是初中生考得小中专一度无比流行的原因之一。
  
      考不上大学,高中就白上了。
  
      在8o年代,这是一笔沉重的成本。
  
      西堡中学的学生们大都离开,姚悦和姚乐却留下了。
  
      姚乐的志愿表还没填,这两天听了杨锐的分析,她也有点心动,等人都快走完了,才通过?#25004;悖?#25214;到杨锐,不好意思的请他帮自己选个学校。
  
      之所以不好意思,是因为杨锐?#22797;?#20027;动帮忙,她都没怎么领情,姚乐的?#31216;?#23376;太薄,再主动找上?#29275;?#23601;觉得略?#20462;?#23596;。
  
      杨锐倒是无所谓,对他来说,帮忙填写志愿表就是举手之劳,无非是核对以下学校的录取分数线而?#36873;?br />  
      一些生僻的学校,杨锐脑海中还没什么记忆,姚乐的估分高达5o6,将要报考的大学却是怎么都生僻不起来,因?#32781;?#26472;锐在吃饭时间,将两人约到小?#31243;美錚?#36793;吃饭边问:“姚乐的意向是什么,你自己想读一个什么样的专业,想去一个什么样的学校?”
  
      他?#23454;?#25402;随意地,就像是做补习老师的时候,被朋友请去帮忙估分和订分数线。
  
      做了七年的补习老师,杨锐到自己创业的时候,也是有一定的实力了,帮人估分什么的常做。
  
      然而,姚悦却没有觉?#20204;?#26494;和随意。
  
      对她来说,杨锐既像是朋友,又像是师长。因为他的学术实力,太令人惊叹,而他的考?#38405;?#21147;,又完全脱了学生的范畴。
  
      另外,杨锐送给她的钢笔,自?#21448;?#36947;了价格之后,也变成了某种负担。
  
      麻烦杨锐帮妹妹填志愿,实在是因为高考太重要,志愿太重要,姚悦再负担也不得不提出来。
  
      相比之下,姚?#24535;?#33258;然许多,放下碗,边想边说道:“我以前想读河东大学,?#24466;憬?#19968;起上学,但我想考化学?#25285;?#27827;东大学的化学系。”
  
      “哦,河东大学的化学系是国家重点学科。”杨锐点头。
  
      “是,往年比重点线高三四十分呢。”姚乐得意地看了一眼?#25004;恪?br />  
      姚悦没好气的嘟?#38454;歟?#20256;递着姐妹间才知道的小秘密,接着道:“河东大学化学系是个挺稳当的选择,就是有点浪费了分数,这一次,就想问问你,看能不能找到一个更合适的学校和专业。”
  
      “专业最好还是化学。”姚乐抢着说了一句。
  
      “你怎么就想学化学了?”杨锐有点好气,化学专业虽然不像是机?#30340;?#26679;是?#30475;?#30340;男人专业,但主动愿意去读的女生也是不多的。
  
      姚乐大眼睛忽?#20142;?#19979;,说:“化学好玩。”
  
      “好玩?”
  
      “是啊,有爆炸,有变色,像是烟火似地。”
  
      “烟火还真是以化学原理为基础的。”
  
      “是吧是吧,我就想有一天,能自己做这些有意思的实验,都?#32654;?#24072;做,太无聊了,?#30475;吻械?#19996;西,都切少少的,做爆炸的实验的时候,火焰只有小拇指那么长,哪里是爆炸呀,做饭都不够用。”姚乐抱怨着。她在平江一中读书,自然是能做到化学实验的,但也不可能像是后世的学生那样铺张浪?#36873;?br />  
      杨锐看着姚乐的眼神,却不自觉地缩了缩脖子,他见过许多种?#19981;?#21270;学的妹子,类型各有不同,有的是?#19981;?#30333;大褂和精巧的仪器的,有的是?#19981;?#21270;学元素的优美的,有的是?#19981;?#29190;炸的……
  
      毫无疑问,姚乐是最后一种。
  
      也是最危险的一种。
  
      “好吧,先说学校。”杨锐摇摇头,将危险预告甩了出去,然后道:“河东大学的化学系其实是挺不错的,教学质量和分配都很好,如果?#34892;?#30041;在河东的话,河东大学的选择也没有问题,而且很安全。你有5o6分,大概会比录取线高四五十分,肯定是能考上的。当然,如果想读一个更好地学校,那就要选地方了,北上广三个城市,是国内目前最好,也是最有展潜力的城市……”
  
      杨锐细细的说明利弊,让姚家姐妹自己选择。
  
      姚乐和姚悦果然是犹豫不决。
  
      其实,在河东省内,河东大学的名声是很不错的,它的化学系也相当有名。因为省内的重点大学和省外的重点大学不同,省内重点因为地处本省的?#20498;剩?#19968;些传统优势学科的消息是可以传播出来的,人们也许不知道什么是国家重点学科,至少知道哪个专业是比较好得,请人打问也较为方便。
  
      到了分配的时候,好专业和差专业的差距是很大的,最起码一点,能够将最多学生分配到平江的专业就是最好的专业,而这些专业,平江人互相打听一下,总是知道的。
  
      另一方面,现在还是分配工作的年代。如果想留在本省工作,考本省最好的大学是最好的选择。如果考去?#26412;?#19978;海,固然能回原籍,可也有既不留在学校所在地,又不挥原籍的情况。
  
      就目前的人情社会,读河东大学的学生,和读上海的大学的学生,同在河东工作,前者会顺利和舒心的多。尤其是在讲究抱团的省份,放到1o年后或2o年后看,许多行业和职位,被某个学校的学生垄断都是很正常的事,这种情况下,不光同学情谊是一笔无?#24043;试矗?#24072;兄师弟,师姐师妹,还有师姐师妹的老公们,更是一笔庞大的?#35797;础?br />  
      当然,对姚悦和姚?#32456;?#26679;的女孩子来说,留在本省乃至本市读书,还会更安心,更舒?#30465;?br />  
      “你为什么要去?#26412;俊?#23002;乐难?#36291;?#23450;,干脆问起了杨锐。
  
      “分太高,留在河东省,得被人烦死。”杨锐开玩笑似地说了一句。
  
      姚乐大概没见识过这种玩笑,至少,没有见识过男生开这种玩笑,不禁哭笑不得的说:“你吹牛都不打草稿,你留不留在河东省,谁在乎呀。”
  
      “?#25945;?#32943;定在乎,你想,每年的高考状元,大家都会报道选择了哪个哪个学校,前两年,大家都选四大院校,这就不算是新闻了,我突然要是选一个河东大学,还是本省的大学,你说?#25945;?#19981;疯了一样的报道??#25945;?#19981;报道,河东大学也得疯了一样的?#22969;教?#25253;道吧。”
  
      “好像……还有点道理……不对,按你得说法,你先得是高考状元呀。”姚乐的音调比姚悦的音调高一点,说话的度也更快。
  
      杨锐笑笑,说:“我估到这个分数,你说是不是高考状元?”
  
      满分69o分,估分65o,是得到了94。2的分数。在满分75o分的年代,这就相当于7o6分的高分,对河东省而言,绝对是无可匹敌的分数。
  
      姚乐郁闷的低头。她得了5o6分,正是得意期间,与杨锐遇到,却是一点开心的感觉都没有了。
  
      “我给你列几个学校吧。”杨锐抽出一张纸,就在餐桌上写了起来,边写边道:“5oo分肯定要往大城市走,?#26412;?#38050;铁学院要升级做?#26412;?#31185;技大学,这是个能捡漏的学校。北邮和?#26412;?#33322;空航天大学的分配都很稳当,在行?#30340;?#30340;名声也好,读这两个大学,然后进入?#20302;?#20869;工作,对女孩子来说是很稳当的……如果想去南方的话,上海交通大学目前是价?#20302;?#22320;,分配到上海的几率也很高,南京大学是学校非常好,院士多,教学质量高……”杨锐给出大量的名字,反正锐学组的学生?#36127;?#37117;用不到它们。
  
      姚乐在纸上仔细地比较它们。
  
      姚悦抽出时间,将杨锐拉到一边,拿出钢笔,道:“你送我的这支笔,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用过就不能退了。”杨锐瞅了一眼钢笔,没接。
  
      姚悦“啊”的一声,急忙道:“那怎么办?”
  
      “继续用呗。”杨锐耸耸肩,一副哥有钱的样子。
  
      姚悦愣了一会,连连摇头,说:“不行不行,要用也是你用。”
  
      “我有钢笔了。”杨锐转手拿出另一支万宝龙,他让管慎帮忙带笔,自然不会只带一支回来。
  
      姚悦顿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你帮?#26131;?#20102;不少的实验,这就是个礼物,不用多想。”杨锐笑笑,又道:“我要去?#26412;?#35835;大学了,你有什么想法?”
  
      “我能有什么想法,我明年才大三。”姚悦一瞬间慌乱了,脑袋里乱哄哄的想:他是什么意思?
  
      杨锐其实想的很简单,培养一个实验助手不容易,丢在河东大学?#19978;В?#23601;本地的科研条件,老师们都没有经费,何况是姚悦这样一个学生。
  
      所以,杨锐很自然的道:“你愿意不要愿意做交流学生交流到?#26412;?#32487;续读书?”
  
      “交流到?#26412;?#24590;么做?”
  
      “我在大学期间,如果能拿到自己的项目,就能有一定的权利……恩,具体怎么做你就不用管了,我先问问你的意向。”杨锐根本不觉得调一个学生有多难,现在的大学教授虽然贫困,在教育圈?#27704;?#30340;权利却不弱,以科研的名义,很多事情都是能够操作的。
  
      “我……我愿意。”姚悦?#35753;?#30340;点头,突然觉得无比的开心,只觉得耳朵都失去了重量,要飘起来了似的。

亚马逊的秘密电子
360彩票老11选5遗漏 新疆十一选五推荐号码 赚钱宝 热度 缓存 内蒙古11选5手机版 山东快乐扑克三遗漏 中小学培训赚不赚钱 天天乐大赢家棋牌官网 四川金7乐今日开奖结果查询 excel四码组六遗漏表 晓游棋牌游戏官网充值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 海南环岛赛怎么玩 持有的股票融资融卷是利好了吗 pk10稳赢公式 14场合买大神 七乐彩走势图带标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