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第五百三十八章 捕获幼牛
    ?#20843;?#20808;凯!你的报!到门房取。  8oo”办公室大妈刘红梅占据着房间里唯一的电话,每个人的信息都要经她?#21019;?#36882;。
  
      苏先凯茫然抬头,大方脸整个是迷糊的状态。
  
      “哎呀,你的电报啊,还不知道是什么事呢,赶快去看看吧,别是老家有什么事了,你们那村子在山里头吧,个电报挺不容易的。”办公室大妈的语气?#34892;?#21476;怪。
  
      苏先凯闷嗯了一声,书签放在刚刚看过的位?#33579;?#20986;去了。
  
      大妈瞅着他的动作,?#24535;?#24471;不爽,口中道:“天天看英文的杂志,好像就他看得懂似的,还不就是个助教!”
  
      办公室大妈的对面坐着两人,只是笑不说话。
  
      苏先凯出了教学楼,气闷的踢了一脚石头。
  
      他是从太行山里考出来的学生。所谓的革命老区,说起来好听,实际上却只能说是又红又专,但在学校里,在办公室里,所有人说起太行山,第一印象就是穷。
  
      办公室里的老教师刘红梅更是三五不时的将“穷”和?#21543;健?#25346;在嘴边。
  
      原因很简单,刘红梅的儿子和苏先凯同年毕业,苏先凯因为成绩好而留校了,刘红梅的儿子却因为只读了不出名的大专,没能分配到学校里来。
  
      两个年轻人不同的命运,却在刘红梅心里扎了一根刺,或许是更年期到了,刘红梅逮到机会,就要讽刺苏先凯两句,方才觉?#27599;?#27963;。
  
      自然的,苏先凯是不会觉?#27599;?#27963;的。
  
      正相反,办公室里的空气,几乎?#25346;?#30340;让人喘不过气来。
  
      如果用后世的语言来评价,刘红梅就是在施展冷暴力。
  
      然而,苏先凯虽然天天都看论文,却对此无可奈何,他可以去实验室,但实验室是多个小组公用的,做完了实验就要出来,他也可以去教室,但教室也是给全校学生使用的,上完课了就要离开。
  
      学校还要求老师坐班,以方便学生来问问题。
  
      很少有人来?#24066;?#21161;教问题,于是,苏先凯每天就在图书馆和办公室打转。
  
      因为学校里拿不出经费给青年教师,所以,苏先凯等年轻人必须先做理论研究,只有理论研究做的好了,才能增加经费。
  
      苏先凯迫切的希望能够写一篇理论稿子出来,表在国家级期刊上,继而拿到学校最高的3ooo元经费,做自己想做的项目。
  
      拿到经费,开启项目,不仅意味着脱离“新人”阶段,还意味着自己?#34892;?#30340;办公室可选,哪怕是最差的项目办公室,苏先凯也可以第一时间搬过去。
  
      中年妇女的怨念,实在是太可怕了。
  
      苏先凯一边为未来做计划,以对冲办公室大妈的邪气,一边加快脚步。8oo
  
      他是极少收到电报的。苏先凯上一?#38382;?#21040;老家的电报,还是一年多以前,里面就四个字:母病归。
  
      苏先凯吓的心?#29275;?#36830;夜倒了几趟车,站着回了老家,结果是母亲的老胃病犯了,住院缺钱,弟弟偷偷的拍了电报。
  
      就是这么简洁的四字电报,苏先凯还被老父埋怨多次。“能吃一笼素包子了”差不多要成苏父的口头禅了。
  
      苏先凯也担心家里有什么?#31508;攏?#31179;收在即,莫非是家里的大牲口出了事?#21487;?#21475;得病也就算了,家里人可别得病了……
  
      苏先凯胡思乱想?#29275;?#36827;了门房,问道:“大爷,是不是有我的电报?”
  
      门房大爷戴着老花镜看报,取下来看人,见是?#24187;?#29087;的年轻老师,即道:“电报和信都在右边筐?#27704;錚?#20320;拿自己的,走前记得签名,别?#27809;?#20102;。”
  
      叮嘱结束,门房老大爷继续看他的报纸。
  
      苏先凯只好自己在竹筐里找信件和电报。
  
      一个学校每天的来往信函是极多的,正常人的正常联络都?#38391;叫牛?#26377;的人一天能寄好几封出去,门房的信件还都是寄给老师,否则数量非?#36855;?#21152;十倍不可。
  
      苏先凯正翻找期间,又有人来了,叫道:“老,有我的信吗?”
  
      门房大爷照例取下老花?#25285;?#30597;了一眼,就见他一个筋斗云翻下来,火眼金睛的道:“王教授来了,您的信我放抽屉里了,担心给弄脏了。”
  
      一封信分分钟递给了对方。
  
      苏先凯这时候仰起头打了个招呼:“王教授。”
  
      “小苏也在啊,行了,你们忙?#29275;?#25105;先回去了,还有个实验没做完呢。”王教授笑了两声,取了信就走,一点时间都不浪费。
  
      苏先凯?#34892;?#19981;爽的继续翻信件,他的电报属于急件,原本更应该单放出来。
  
      然而,门房大爷并不鸟他,他也无可奈何,学校的气氛就是如此,沉闷而保守的气息,始终未曾消散,当然,还免不了?#20449;?#21402;的官僚味飘来荡去,像是狐臭似的,寻之不见,缭绕不去。
  
      门房大爷只认得校领导和院系领导,有名或厉害的教授副教授?#19981;?#34987;记住,除此以外,谁都不能在他这里混出眼熟来。
  
      “找到了。”苏先凯一边腹诽,一边找到了写着自?#22909;?#23383;的电报。
  
      “工作证带了没?”门房大爷将签名本推了过来,指指下面,道:“签名拿信。”
  
      苏先凯迅完成全部流程,当场?#24466;?#20043;给撕开了。
  
      门房大爷也没说什么,电报的确是急了点。
  
      没有点?#31508;攏?#35841;会拍电报啊,这可是按字算钱的。
  
      刷拉。
  
      苏先凯单手一?#21486;?#23558;电报给展开了。
  
      展开的电报,将苏先凯和看门老孙都给吓了一跳。
  
      “电报还有折页的?”老孙表示自己在五?#24178;?#19979;……不,门房里呆了多年,?#27704;?#27809;见过折页的电报。
  
      苏先凯木木的点头,道:“看起来是电报没错。”
  
      电报的抬头,是漆黑的七个大字并两个符?#29275;八?#20808;凯先生,你?#33579;骸?br />  
      苏先凯?#31508;本?#26197;菜了。
  
      还有人这么写电报的?
  
      七个字加两个符?#29275;?#20004;笼素包子就这么没了!
  
      然而,这封电报的报人,显然是有点特殊的。
  
      他是像写信一样的了电报,而且,生怕说不清楚似的,多有解释之词。
  
      其实,无非是邀请自己到?#26412;?#21442;加?#26412;?#22823;学的面试……不?#27599;?#23436;,苏先凯已然是同意了。
  
      给车票钱,给住宿费,还是双人?#20113;獺?br />  
      苏先凯怎么可能会不同意。
  
      “北大确实?#35805; !?#33487;先凯看完了,又特意数了字数:268个字,起码要2o块钱!
  
      “这是说啥的?”门房大爷小心的问了一句。
  
      “谈事的,邀请我去开个会。”苏先凯心情莫名的痛快,卷起电报,又道:“信上说,附了一张汇款单,这两天就寄到了,您帮我留意一下。”
  
      “好?#24076;?#25105;一?#20960;?#20320;留下来。”门房大爷立?#21019;?#24212;了下来,再想多问几句,人已经走了。
  
      苏先凯回到教学楼下,犹豫了几秒钟,毅然骑上自行车,回家去了。
  
      他懒?#36855;?#21548;办公室大妈的絮叨。
  
      第三日,苏先凯也是第三次来到门房。
  
      “大爷……”
  
      “哎呀,小苏来了,你的汇款单寄到了,我一早就给你留着呢。”门房大爷放下报纸,脱下眼?#25285;?#23601;从小抽屉拿出一个信封。
  
      不?#20040;?#22914;山的筐?#27704;?#21462;?#29275;?#20154;都变的轻松了。
  
      苏先凯当场撕开,细看两边,调转车头就走。
  
      “哎,小苏,不上班了?”
  
      “我晚点过来。”苏先凯?#21271;加示?#21435;了。
  
      取了钱,苏先凯才安心下来,至少确定,这不是骗子了。
  
      其实,怀疑是不是骗子,是他老婆的话,苏先凯自己是不怀疑的,花2o块钱电报的人,怎么可能是骗子。
  
      要是骗一个人就要花2o块钱,那也太贵了。
  
      ……
  
      两天后,苏先凯和老婆顾莲抵达大,见到了站在门口的杨锐。
  
      “杨锐先生,你好。”苏先凯用了电报里的第一句话。
  
      顾莲则?#38391;?#30340;打量着杨锐,然后用东北人的爽朗,笑道:“没看出来,你比我们家老苏还小吧,你就有自己的实验室了?”
  
      杨锐微笑着想说严谨些:“学校的实验室,我负责主持工作……”
  
      “就是你的实验室呗。”顾莲挥手打断杨锐的话,又道:“你们进去吧,我在外面等着。老苏,你好好面试。”
  
      顾莲帮老苏整了整衣领。
  
      ?#21543;?#23376;一起进去吧。”杨锐敞开门邀请。
  
      “我就不去我,我又不懂。”顾莲不好意思的推自己老公。
  
      苏先凯也小声道:“小莲不懂科?#26657;?#19981;用进去了。”
  
      杨锐笑笑,干脆站在门口问道:?#21543;?#23376;是做什么工作的?”
  
      对苏先凯的学术能力,杨锐其实不太关心了,3o年后的中国院士,可?#35748;?#22312;的院士的要求高多了,当然,学习的过程也够漫长。苏先凯即使现在没有优秀的学术能力,那他也肯定拥有极强的学习能力,以及强大的自控力。
  
      无论是哪一种,杨锐都能?#37038;堋?br />  
      如果有一天,杨锐能拿到?#24403;?#23572;?#20445;?#37027;他的实验室里,自然是非小牛不如。
  
      但是现在,杨锐就是?#24187;?#22823;一学生,表ce11的经历,也只能让他拥有一间好坏不论的独立实验室,再没有其他的?#35797;礎?br />  
      退而求其次,苏先凯是他目前找到的最佳人选。
  
      杨锐唯一需要注意的是他本人的品性。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性格,也决定了双方的合作方式。
  
      顾莲认真看了杨锐一眼,问道:“我的工作也是面?#38405;?#23481;?”
  
      杨锐点头说:“家庭关系也是面?#38405;?#23481;。”
  
      顾莲瞅苏先凯一眼,大大方方的道:“我是工人,开铣床的,铣床你知道吗?”
  
      “知道,弹匣就是用铣床加工出来的。”
  
      “咦,搞研究的?#24616;?#23376;聪明啊,我就在兵器部下面的厂?#27704;?#24037;作,三级工。”
  
      “?#19981;?#20570;吗?”
  
      “?#19981;?#19981;?#19981;叮?#19981;都得做。”顾莲狐疑的看着杨锐,问:“你啥意思?”
  
      “你们家老苏如果调到?#26412;?#26469;了,你们就要两地?#24535;?#20102;,你怎么想的?”
  
      顾莲迟疑了一下,转?#25151;?#30475;苏先凯,道:“我们商量过了,一个月回家一趟,他忙我就过来,他?#24187;?#23601;来找我。”
  
      “这样子,可不好安心工作。”杨锐很为自己的雏牛着想,现在的火车可不比以后,个顶个的塞成沙丁鱼罐头,苏先凯要是挤成了牛肉条,可就亏大了。
  
      顾莲听杨锐这么说,咬咬牙,道:“?#25233;?#25345;我们家老苏的工作,以后我往?#26412;?#36305;,他留?#29275;?#35753;他好好工作。”
  
      “不行不?#23567;!?#33487;先凯道:“火车这么挤,还是我跑吧。”
  
      “你跑什么跑,你好好工作。”顾莲向他使了一个眼色,?#36214;?#26472;锐。
  
      苏先凯尴尬的笑了两声,转向杨锐,也不知道?#36855;?#20040;称呼,就道:“我一定好好工作,我是说,我要是进了咱们实验室,我一定好好工作,就算回家,也尽量不浪费时间,我可以把文?#29366;?#22238;去看。”
  
      “不是特别紧张的时候不用这样。”杨锐也不敢说没这样的情况生,科研竞赛的时候,那是每?#24187;?#38047;都不敢浪费的,多少研究员拉屎都不?#20063;?#20004;下。
  
      不过,杨锐终究是土豪,对看中的幼牛,更是和颜悦色,道:“你们别着急,我不是说不能回家,我的意思是,你们愿不愿意在?#26412;?#23433;家?”
  
      ……

亚马逊的秘密电子
博远棋牌大厅 舟山星空棋牌官方网站 苹果手机赚钱软件祝福 韩国快乐8官网现场开奖结果 体彩网上购买官方版 新疆十一选五推荐号 江苏11选5前三组技巧 免费股票推荐 现在做动漫赚不赚钱吗 双色球现场开奖直播 体彩云南十一选五玩法 股票涨跌的原理是什么 保安中彩票 宁夏十一选五前三直 短线股票推荐公园花 沈阳中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