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本炼炁士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流氓窗
    眼见为实,耳听为虚,现在周庆心里对眼前这位其貌不扬的老头全是佩服。
  
      自?#26377;?#28860;有成之后,能够让周庆佩服的人不多。在赌石方面,以前在玉瑾斋打工的时候,对老杜?#24466;?#30707;的寸师傅有点佩服,但在今天见识了吴老丁的本事之后,他才发现和吴老丁比起来,老杜和寸师傅在赌石方面都只能算是入门。
  
      一块毛料在吴老丁手上,通过听、看、摸,他就能说出这块毛料内部的情况,准确度高达百分之九十以上,这简?#31508;?#31070;乎其技。
  
      ?#27604;唬?#20063;有一些石头的皮相表现太邪性,吴老丁也没有把握的,他就会建议货主不开窗,直接卖全赌石。
  
      因为有麻威的引见,吴老丁对周庆并没有藏私,通过交谈,周庆才知道做他们这一行的,并不止麻威说的两大绝技,除了“听声辨石”和“神仙?#19969;?#20043;外,还有一项绝技叫做“找色开窗”。
  
      顾名思义,找色开窗就是在毛?#20185;險页?#34920;现最好的地方,然后开一个或几个窗口,以提高毛料的价值。可以想象得到,如果是被吴老丁这样的高手开过窗的毛料,基本上已经没有多少赌涨的可能。
  
      其实抛开石头本身的表现,从人性的角度认真思考一下,你就会发现任何一块开过窗的料子,其赌涨的可能性都不会太高。
  
      既然都敢开窗了,而且窗口处的表现还这么好,货主为什么不直接切了它?难道脑袋?#24187;?#22841;了?唯一的原因,就是卖?#20063;?#19981;看好它,所以才扔出来找接盘侠。
  
      在赌石里,开窗的意义近似于偷窥。开个小洞偷看一眼里面是否有宝贝,如果有八成的把握里面有?#27809;酰?#37027;么继续把窗口扩大,大到十拿九稳能涨的时候,咔嚓,毫不犹豫来一刀!
  
      这是人性的本质,并不关乎毛料本身,试想一下,谁会将有极大可能获得的财富,慷慨地让给别人?
  
      就连缅甸公盘上拍卖的毛料,也多半是开过窗的料子或一?#35835;?#21322;的半明料,只有赌石高手都没把握的,才会以全赌石的模样出现在毛?#20185;?#20154;的眼前。
  
      吴老丁对周庆说道:“一般开窗后,如果把握不大的,就会将窗口里露出来的玉肉部分打磨、抹油,提高玉肉的光泽度,这样看起来种比?#20384;希?#20215;格也能有所提高。”
  
      “开窗的方法有多种,比较常见的就是鱼鳞窗。鱼鳞窗的好处是可以隐藏絮状裂,?#37096;?#20197;隐藏一部分棉,打灯后由于折射角度不同,会让人产生一?#36136;?#35273;误差。”
  
      “第二种就是癞子窗。好好的石头,为?#26007;且?#33457;那?#21019;?#30340;力气,开的像癞蛤蟆似的呢?原因只有一个,只展现好的地方,不好的地方就让它继续隐藏在皮壳下面。”
  
      “第三种是蜘蛛窗。蜘蛛窗又分两种,一种和蜘蛛网一样,一种和蜘蛛脚一样。蜘蛛窗最大的作用就是隐藏毛料内部的裂。窗口与窗口之间没有开的地方,百分之九十九的下面都是裂。”
  
      “这几种窗口,都和女人化妆一样,掩盖不好的地方,展现好的地方,中国人的行话将它们统称为‘流氓窗’,我觉得也比较形象。”
  
      这特么的水简?#31508;?#22826;深了!周庆暗暗提高了警惕,以后只要是这种开了窗的料子,自己绝对不能去碰。
  
      麻威在旁边也是听得津津有味,听吴老丁介绍完开“流氓窗”之后,他也开口?#23454;潰骸?#38590;道开过窗的毛料,就基本上没了赌性吗?”
  
      “也不尽然。”不知道吴老丁是脾气好,还是他欠了麻威的人情的缘故,他对两人完全是有?#26102;?#31572;,“如果都是这样的窗口,那毛?#20185;?#24847;早就没人做了。”
  
      “正常情况下,做长久生意的一般都只开平窗,所谓平窗,就是平平的窗口,和切面一样平整。平窗最大的好处,就是料子的种水色棉裂,都能够看得一清二楚。”
  
      ?#26263;比?#20102;,即使是开平窗,位置的选择也很重要,一块料子这边有裂,肯定不会将窗口开在那里。总之一句话,开窗有两个目的,一是看看里面的玉肉到底如何,另外一个就是提高毛料的价值。”
  
      吴老丁简?#26412;?#20687;是一部毛料百科全书,无论周庆和麻威?#23454;?#20160;么问题,他都能够说出个子丑寅卯来,这让两人大开眼界,连麻威都觉得长了见识,不虚此?#23567;?br />  
      最后,周庆有点不解地问吴老丁:“吴师傅,您有这一身相石头的本事,为什么自己不做毛?#20185;?#24847;,反而窝在这儿,替别人开窗赚点小钱呢?”
  
      “我不缺钱。”吴老丁仍然笑呵呵的,但周庆却敏锐地发现他眼神出流露出来的一?#21487;爍校?#25105;现在就一个人,赚的钱到死都花不完,再赚得多有什?#20174;茫俊?br />  
      “现在帮人看石头开窗口,一是闲得无聊,二是有些人情不得不还,比如你们两个……”
  
      “吴叔,谢谢你给我面子。”麻威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像吴老丁这样的人,可以想象得到在缅甸肯定会有些人脉,而且他?#24405;?#23521;人一个,基本上没有什么求人的地方,要真说起来,确实是他给了麻威面子。
  
      周庆想的确是如何向吴老丁学这相石头开窗口的本事。
  
      他觉得一旦开口被拒绝的话,那很可能以后都没了机会,可是不说出来,别人又怎么知道他想学?
  
      考虑了一会,他将麻威拉到一旁,低声对他说道:“你能不能帮我问下吴师傅,原不?#25954;?#23558;这门本事传给我?”
  
      “我觉得有难度,要不然为什么他到现在都没有收徒弟?你都看到的,他又不缺钱……”
  
      “你去帮我问问,成不成我都欠你一个人情!”
  
      “行,不过你别抱多大希望。”
  
      出乎两人意料的是,麻威去将这事情跟吴老丁一说,他竟然答应了下来。
  
      “我以前也不是没收过徒弟,不过他们自己不争气,学不会我的手艺。”
  
      “要想跟我学手艺也不难,关键是看祖师爷赏不赏你吃这碗饭。从现在开始你跟我一个月,如果能够让我满意,那我就把一身所学全部传给你。”

亚马逊的秘密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