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生活?#30340;?#31070; > 第36章 天使的泪

  第二局,汪言先?#23567;?br />  瞄一眼,谨慎的叫出4个二。
  李尧立即跟上,5个二。
  郭子豪和李尧对视一眼,6个二。
  再到汪言,煞有介事的?#32842;?#19968;下,突然跳到8个二。
  “开!”
  李尧兴奋的揭开自己的骰盅,只有1个一。
  郭子豪1个二,没有一点,哪怕汪言有5个二,都必输无疑。
  汪言干脆连骰盅都不开,再数出500块钱,递给李尧。
  “?#31995;埽?#20320;不行啊!”
  李尧抖着钱,哈哈大笑。
  汪言诚恳点头:“嗯,我确实不怎么会玩游戏。”
  郭子豪嗤笑摇头:“别怂就?#23567;?#20170;天爷们教你一句话:出门在外,场面上一定要输得起,玩得开!”
  “好的好的。”
  汪言笑眯眯的,既不恼,又不慌。
  接下来,邪了门一样,汪言连输13局,总共15局,7500块钱输出去了。
  郭子豪硬着头皮喊到8个五,汪言都不开,直接怼到9个五。
  嗖……又是500块钱飞走了。
  但是作为代价,郭子豪已经喝了6杯,李尧喝了整整9杯。
  现在两个人都有点大舌头,胃里一阵阵的翻涌。
  李尧仍旧?#20004;?#22312;4500块钱里不可自拔,郭子豪却渐渐意识到不对了。
  再怎?#21019;潰?#19981;可能一局都不赢吧?
  此时,新一局已经开始。
  郭子豪先?#26657;?个二。
  汪言舒舒服服的靠在沙发上,淡定的一个大跳:“8个三。”
  李尧想都没想:“开!我两个!?#21738;悖 ?br />  汪言摇头数钱,仍旧是那一脸半个小时都没变过的淡定笑意:“本来想诈你一下的……厉害。”
  “那是……嗝!”
  李尧打个酒嗝,身子一歪,脖子顿时涨得老粗,好不容易才压下去呕吐?#26657;?#25235;过一条鸭脖子,猛啃两口。
  刘璃和热依娜吾早都憋笑憋得不行,?#37027;?#28316;去林薇薇那边了。
  听到李尧的动静,热依娜吾回头看一眼,搂着林薇薇笑?#20040;?#19981;上气来:“哈哈!那俩?#19968;?#37117;差不多了!”
  林薇薇对刘璃叹口气:“你家狗子可真皮。你啊,肯定拿不住他。”
  刘璃撇嘴:“我为什么要拿住他?现在就挺好的。”
  卢媛媛抿一口香槟,表情陶醉,刚美两秒,突然变脸,猛的把一整杯都倒进嘴里,然后心急火燎的叫起来。
  ?#25300;?#27133;!差点忘了!快点快点,再点一瓶黑桃A,不是说谁先吐谁结账么?!”
  几个人一怔,面面相觑几眼,突然爆笑起来。
  “我真是晕了,你怎么那么有才华!”
  卢媛媛才不管她们说什么呢,端起酒瓶就要给大家倒酒,眼看着大家杯子都满着,颠颠冲过去给安璐和傅雨诗倒。
  傅雨诗和卢媛媛其实一直不太对盘,突然见到对方如此热情,居然有点不知所措。
  干嘛呀?想和好?
  心里一软,正要和卢媛媛说谢谢、聊聊天,结果卢媛媛倒完酒,冷哼一声,扬头走了。
  气得傅雨诗直喘粗气。
  神经病!
  神经病可不傻,拎着瓶子回去邀功了。
  林薇薇无?#25105;?#22836;,叫来服务生:?#38712;?#26469;两瓶黑桃A黄金。”
  ?#27704;?#19981;在这种事情上发表意见的刘璃,突然接茬:“四瓶!”
  几个人齐刷刷扭头,瞪大眼睛盯着她。
  “真护犊子……”
  “女人的报复心啊……”
  “闷骚腹黑!”
  “啧啧,这两口子绝配啊,怪不得一见钟情!”
  刘璃人畜无害的笑着,只当听不懂,心里却在发狠:我让你们欺负汪汪!
  郭子豪和李尧听到怕是会哭死在厕所。
  谁特么欺负谁啊?
  郭子豪?#24043;?#33041;袋,眼珠子通红的看着自己的骰盅,1个一,3个五,1个六,于是放心的叫出4个二,心里想着,你?#23621;?#35813;不会又开我吧?
  结果汪言看都没看,闭着眼睛瞎瘠薄开。
  “你1个二,李哥3个二。啧,又输了啊……”
  汪言乐呵呵掏钱,郭子豪胸口一股恶气涌上来,气得想打人。
  “你特么……嗝!”
  怒骂才出口,就被一个酒?#20040;?#26029;,于是只剩下搞笑。
  汪言?#23545;抖?#24320;,好脾气的安慰道:“郭哥,喝不下去就别硬撑,认个输,咱们到此为止,好吧?”
  李尧也?#20174;?#36807;来了,大着舌头劝:“系、系啊……郭、郭哥,身体要紧,千万别、别硬撑!”
  郭子豪气得嘎一声。
  李尧我草你大爷!
  你特么是赚够了,巴不得我认输买单是吧?
  “老子认你大爷!”
  郭子豪猛的站起来,闭着眼睛,一仰头,硬灌下去大半杯,剩下一口说什么都灌不下去了。
  摇晃两下,胃里突然一阵天翻地覆,?#24052;邸?#30340;一口喷了出去。
  第一口只是食道里的酒,但是呕意一旦上来,真就再也控制不住了,第二口直接就变成喷泉!
  “呕……哇!”
  “呕……嗝……哇!”
  第二口直接喷出去?#24187;?#22810;,一堆秽物在气压的作用下,横跨整张茶几,喷李尧一?#22330;?br />  “我草!”
  “哐当!”
  “呕……”
  李尧这倒霉催的,本以为没自己什么事儿了,结果一个欢欣的微笑才刚刚绽放出来一半,眼前?#22836;?#26469;一坨……一片……一堆……一团……
  麻痹!到底该怎么形容?
  李尧真心不知道,也没功夫细?#32842;ィ?#27605;?#20849;?#19968;点就当场吓尿。
  在这无比危急的一瞬间,李尧突然感觉,身体里好似被打开了一把锁,眼前的一切都变?#27809;?#24930;无比。
  暗黄浑浊的秽物慢悠悠飞来,一颗被嗑掉一半的开心果,遥遥冲在最前面,好似一个大将军。
  啊打啊啊啊!
  我躲!
  李尧下意识的弹起来,双手撑着茶几,就要向身后发动大跳。
  但是…………基因锁没生效。
  当李尧撑着茶几蹿起来的时候,脸上已经挂满呕吐物。
  被蹬飞的?#39318;印?#21667;当”一声倒地,预想中的大跳被憋了回去。
  下?#24187;耄?#40655;腻的触?#23567;?#21050;鼻的气味同时激活大脑里的开关,李尧?#24052;邸?#30340;一声,撑着茶几喷了回去。
  郭子豪呕完第二口,自然的弯下腰,突然感觉到头上一热。
  这一瞬间,有首歌莫名而又应景的在脑海里浮现。
  天空中坠的雨,都是天使落的泪。
  ……
  汪言被这俩货夹在中间,蹿到沙发直角处的旮旯里,站在上面瑟瑟发抖。
  大哥们,注意点行不行啊?
  说相声报菜名呢?
  腰果、西瓜、葡萄、鸭脖、鸭翅、鸭胗、玉?#29730;!?#29916;子仁……
  卧槽,太恶心了,赶紧撤!
  汪言拎着包?#23545;?#30340;从两人身旁绕过去,找刘璃求安慰去了。
  麦霸妹子有点担心:“那哥俩没事儿吧?”
  刘璃?#20154;?#37117;淡定:“喝点酒吐一场,能有什么事。”
  回头拉着汪言却又紧张得不行:“你没事吧?”
  大家都晕。
  你爷们欺负人来着,能有什么事儿!
  卢媛媛好奇的?#21097;骸?#21710;,汪汪你花了多少钱?”
  “没数。”
  娜吾紧接着?#21097;骸?#20320;喝了多少?”
  “没喝。”
  几个妹子差点给丫跪了。
  就没见过你这么玩的,一杯不喝,就要拿钱砸个吐?
  但是想想,她们也没好到哪去,一群人说说笑笑,没一个想去关心一下那俩难兄难弟的。
  唯独安璐,不离不弃的照顾着郭子豪。
  “你们说安璐图什么!郭子豪哪有点良配的样子?”
  这种事情,外人没法说的。
  汪言突然又想起舔狗的沉没成本。
  自己大概是永远都不会有那样的一天了。
  感慨着,紧紧搂住刘璃的小蛮腰。
  那边,郭子豪已经吐得差不多了。
  喝的是?#26412;疲?#21520;出去就完事,现在比5?#31181;?#21069;还清醒,就是熏得难受。
  低头一看,衣服裤子上都沾着不少污物,顿时恶心得不?#23567;?br />  突然又感觉头皮有点发痒,伸手一挠……
  卧槽!
  再次弯腰,把胃里的酸水都吐了个底儿掉。
  难兄难弟终于呕无可呕,立即互?#21974;?#25206;着,狼狈不堪的冲进洗手间。
  服务生是个岁数不大的小孩儿,看着那一片狼藉,热泪盈眶,特别想哭。
  汪言马上给予鼓励:“小弟,桌上的钱,你挑干净的抽10张,算是清理费,好吧?”
  “好嘞!”
  小服务生大喜过望,再不嫌脏,马上乐呵呵的清理起来。
  娜吾噗嗤一声笑倒,软?#21981;?#30340;趴在刘璃身上笑骂:“汪汪你怎么这么?#25285;?#20154;家就剩那么点安慰了……”
  林薇薇、卢媛媛、刘璃她们几个更是搂成一团,笑得停不下来。
  等到郭子豪和李尧洗干净了出来,只见大家该笑的笑,该闹的闹,一派歌舞升平,根?#20037;?#20154;在乎他们吐得有?#21974;伊摇?br />  郭子豪气得眼珠子通红。
  如果大家开口嘲笑两句,那么哪怕心里再怎么不舒服,至少还有点存在?#23567;?br />  像现在这样漠不关心,比嘲笑更让人难受。
  再一看汪言,一点事儿都没?#26657;?#27491;跟女朋友腻歪不说,热依娜吾都凑在旁边,笑颜如花,身体挨挨擦擦。
  落差如此巨大,郭子豪的心态一下子就崩了,上去就开骂。
  ?#23433;藎?#23385;子你玩我?!”

亚马逊的秘密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