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低调术士 > 30章 资质太好也是罪
    更新时间:2013-07-21
  
      苏淳风知道,那个跟随售卖符箓的中年男子前来的老头儿,百分百就是虽然四十多岁看起来却像六十多岁的“邪不倒”龚虎。
  
      至于兜售符箓的中年男子,在苏淳风的记忆?#26657;?#20063;有那么一点点印象。
  
      应该是龚虎最不成才的徒弟,好像叫郑建军吧?
  
      在一九九七年以前,龚虎收过三个徒弟。其中两个徒弟分分勤劳做人,?#31508;?#20195;跨入新世纪之后,因为龚虎的原因,这两个徒弟也在奇门江湖上混迹出了些许的名气。不过龚虎的另一个徒弟郑建军,却是好吃懒做,就?#19981;?#39575;吃骗喝干这种神棍糊弄人的勾当,在术法修为上更为不堪,只是达到了第一层“通念”之境,?#20197;?#27809;提升过。
  
      但龚虎,却很少管教这个徒弟。
  
      因为,气运极差的他,委实需要这位好吃懒做但为人油滑擅诈、卑鄙无耻的徒弟,来给他提供一些安全感和经济方面的收入。
  
      这并不奇?#37073;?#20854;实沉寂一个世纪之多的奇门江湖,在八、九十年代复兴的萌芽刚?#31456;?#20986;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绝大多数人的经济生活条件,都不怎么样。就连玄学五术中习医术者,也好不到哪儿去,更不要说山、命、卜、相四术的修行者了——这是大的历史?#26412;?#32972;景下的必然,无法逆转。
  
      直到九十年代末和?#24405;?#20803;开始后,一个个曾经穷困潦倒的奇门江湖人士才在社会经济高速发展、思想愈发活跃开放、各阶层人们生活压力越来越大、人们精神方面的需求量激增、信仰?#31508;А?#36947;德观念逐渐败坏、各行各业竞争愈发残酷激烈的大?#26412;?#25512;动影响下,迅速与社会融?#21916;?#26292;富起来。
  
      确切地说,直到那时,神秘的奇门圈子,才真正称得上是江湖了。
  
      理由很简单,因为有了利益和名望的纠葛、争夺、仇恨……才叫江湖。如果一个个术士身怀奇术神通广大却老死不相往来,那能叫江湖吗?
  
      而奇门江湖,却比任何意义上的江湖都要神秘?#20063;?#37239;、险恶万分!
  
      此番不过是因为一点儿鸡毛蒜皮般的小事,郑建军就告知了师父,龚虎也十分重视地亲自前来调查缘由,当然不会是因为他们在兜售符箓?#22836;?#21334;?#36164;?#26041;面有着良好的售后服务,要为客户负责。
  
      以苏淳风前世混迹奇门江湖的经验和对奇门术士的了解,他对此事做出了大致的判断,应该是——郑建军感觉刘家老太太突发疾病导致瘫痪的事态较为诡异和严重,怀疑?#25512;?#38376;术法有关,而且施术者只是因为这点小事就下此重手,绝对是心狠手辣之辈,所以深知术法之神秘?#30475;?#30340;他,害怕被心狠手辣的幕后施术者顺藤摸?#38505;?#21040;他下手报复,从而遭受无妄之?#37073;?#24778;恐之下才会赶紧转告其师父。
  
      而龚虎得知这一情况后,也觉?#33804;?#26524;真是有术士出手的话,未免做得太过分了,所以才会慎重地前来查看。
  
      这一查,还真让他查出了异样!
  
      有了这般判断,苏淳风不禁暗暗庆幸着自己当初多长了个心眼儿,?#35328;?#33258;家墙头施术画符的痕迹给抹去了——被龚虎发?#36136;?#26415;不要紧,但如果被龚虎发现那刻于墙头的符箓出处为“诡术”的话……
  
      那乐子可就大了。
  
      要知道,大千世界茫茫人海?#26657;?#35809;术传人绝对是屈指可数,且全都神秘低调到鲜为人知。
  
      便是身为诡术传承者的王启民,也根不?#40092;?#36825;个世界上其他的诡术传人。
  
      而且,诡术?#30340;?#26159;历来?#22312;?#20026;玄学“正道”的奇门江湖人士所排挤敌视的“邪术?#34180;?br />  
      所以一旦诡术出现并害了人的消息传出去的话,纵然在当下奇门江湖还未复兴只是刚刚萌芽的阶段,也会引来诸多奇门术士的高度关注。这其?#26657;?#35828;不得就会有一些性格极端的术士会直接使用术法胁迫,甚或是直?#24433;?#26550;苏淳风乃至其家人,来逼问查?#39029;?#35809;术使用者的身份下落。
  
      不过现在嘛……
  
      龚虎和王启民充其量也只能怀疑暗中有术士相助苏淳风家,而且是一个心狠手辣的术士,所以暗中可能会观察一阵子。等过一段时间,他们查不出什么来,也就会去考虑事发当天,是不是极端天气导致了极为巧合的强烈凶煞之气的反噬?
  
      但是,苏淳风相信,他们绝对不会使用术法去试探幕后是否有术士的存在。
  
      因为不值得!
  
      说白了,这?#28147;?#26159;一件小事嘛。
  
      倒是王启民收徒的想法和愿望,会因此而迫?#34892;?#22810;。
  
      毕竟拥有如此天?#27785;?#36164;的徒弟,对于奇门术士来讲,那可真是可遇不可求啊。更何况,如龚虎所猜测的那般,王启民还真担心暗中有术士相中了苏淳风的天资,企图收其为徒,才会与幕后出手相助。
  
      到时候被人抢了先,王启民还不得心疼的要死?
  
      想及此处,苏淳风不禁在心中颇为自恋地轻叹:“如此?#21028;?#30340;天赋资质,就如黑暗中的萤火般惹眼,实在麻烦。可爹生娘养的,奈何?#20426;?br />  
      晚饭时,他貌似随意地问道:?#26263;?#23064;,听说刘金明家里请了大师来施法驱邪?#20426;?br />  
      “别听村里人瞎说,其实是那两个人主动找上门的。?#32972;?#31168;兰微笑道:“那天晚上胡玲就来咱们家跟我说了,好像生怕咱们家误会似的。”
  
      苏成点了点头道:“这事儿刘金明也跟?#21307;?#37322;了,小风,小雨,你们可别在村里面跟着那些多嘴多舌的人瞎传,街坊邻里之间,很多时候就是因为一些谣言碎语而发生了不该出现的矛盾。”
  
      “哦。”苏淳风应了声,低下头?#25250;?#30528;饭菜。
  
      苏淳雨好奇地说道:“去他们家里的那个大师,会不会再使用很厉害的法术,害咱们家人呀?#20426;?br />  
      啪!
  
      苏成用筷子敲了下小雨的脑袋,喝斥道:“什么法术不法术的,以后在外面不许说这种话,听见没?#26657; ?br />  
      “听见了。”苏淳雨赶紧应道。
  
      “吃饭!”
  
      在苏成严厉的目光下,饭桌上安静了下来。
  
      其实苏成和陈秀兰虽然表面上看对这类?#24405;?#27985;不在意,但事实上他们内心里也难免会犯嘀咕——要说去刘金明家里的那两个神棍,不是刘金明或者他娘请来的,恐怕没有人会相信。那么,既然请来了神棍,再结合之前?#36127;?#38081;证如山的老太太花钱学?#36164;?#35781;咒危害苏成家庭的前科,岂能不让人怀疑这次他们会不会再次私底下做坏事儿?
  
      只不过,苏成?#25512;?#23376;陈秀?#36857;?#24182;不相信这种封建迷信罢了。
  
      他们也不想因为这种子虚乌有的事情,影响了邻里之间的关?#25285;?#20174;而给自己?#20197;?#26469;?#21483;?#31119;的生活添堵。
  
      用苏成的话说:?#38712;?#22909;好过自己的日子,犯不上跟不懂事的人去斗气。”
  
      这话一点儿都不为过。
  
      五月农忙那一阵,苏成就还清了购买联合收割机的贷款,并?#19968;?#26377;了盈余。秋收农忙之后旋地近一个月时间,苏成又赚了三万多块钱。现在,他们家的经济条件绝对在村里能排名前十了。
  
      小日子,越来越好。
  
      ……
  
      周二下午。
  
      天气阴沉着积蓄了两三天后,今冬的第一场雪终于纷纷扬扬地落下。
  
      校园里,很快便铺满了一层薄薄的积雪。只是寒风呼啸,卷起积雪?#25512;?#25196;着的雪花打着旋儿到处肆虐,让已然白?#25797;?#19968;片的校园里,委实没有丝毫下雪时愈发安静清雅、人气息浓郁的氛围。
  
      宽畅的教室内,只生有一个单筒的蜂窝煤采暖炉,气温比外面高不了几度。
  
      穿着厚厚棉衣的学生们全都冻得不住地搓手,轻轻跺脚取暖,踏踏的跺脚声在教室里回荡着,讲台上的老师再如何不满,却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提高了嗓门儿,让自己的讲课声大一些。
  
      放学后,学生们一窝蜂地涌出了寒冷刺骨的教室。
  
      冬日里昼短夜长,加上阴天下雪,这时候的天色?#36127;?#23436;全暗了下来。
  
      初三男生宿舍里,很快便聚满了学生,闹哄哄的,左?#39029;?#38271;的炕铺上被褥挨挨挤挤着——到了冬天因为天冷且下午放学后天黑的早,所以住校生会?#21364;合那?#19977;个季节要多出一倍。这其?#26657;?#36824;有一少部分学生选择住到东王庄村和屯兵营村的亲戚或者关系好的同学朋友家里。
  
      灯光亮起,只是在空间如此大的宿舍内,一盏四十五瓦的灯泡,着实不足以把宿舍照得通明。
  
      光线,昏昏暗暗。
  
      几个同学围在唯一的单?#21340;?#31389;煤采暖炉旁取暖说笑着,已然耐不住饥饿和寒冷先拿着饭缸前去食堂排队打饭归来的同学们,或蹲在地上就着炕沿,或者直接坐到炕上稀里哗啦地吃着饭,开心地聊着天。
  
      苏淳风和李志超端着饭缸回来,走到宿舍最里面的通道间蹲下,就着炕沿吃饭。
  
      主食是馒头和玉米面粥,菜是学校食堂里?#36127;?#19968;年四季不变的炒土豆丝——如今苏淳风家里经济条件宽裕,父母亲自然舍不得再让正处于长身体年龄段的孩子带咸菜和自家做的酱去学校里凑合。
  
      正吃着呢,苏淳风就听着?#20197;?#31967;的脚步声响起,眼前光线一暗。
  
      他和李志超不禁扭头抬眼望去。
  
      只见王立秋和许志俊等几个人站在了他们身旁。旁边正蹲在通道间就着炕沿吃饭的同学,赶紧起身端着饭?#33258;对兜?#36208;开。
  
      王立秋歪着脑袋,嘴里叼着烟,手揣在裤?#36947;錚?#23621;高临下地看着苏淳风,斜眉瞪眼傲慢不已地说道:“苏淳风,吃得不错嘛……今儿下雪天冷,我们懒?#27809;?#23478;了,你去,给我们几个打点儿饭菜。”
  
      ……
  
      ps1:更新时间基上第一章在凌晨零点过后或者早上七点半,第二章下午六点左右。
  
      ps2:求红票求收藏求捧场留言~~~

亚马逊的秘密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