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低调术士 > 73章 抢-劫案
    更新时间:2013-08-12
  
      苏成和大舅子陈顺和,驾驶着安装了旋耕器的五零拖拉机,已然在外耕地一月有余。
  
      昨天傍晚,他们与冀中省沙台市东部地区的清馆县马官镇上坡村旋完了最后一块地后,在当地的把头家里休息至凌晨四点钟,然后早早起来驾车开始返家。不曾想出村后,沿313省道还未走出马官镇,路径一段正处于施工中故而坑坑洼洼的道路,车速放缓的时候,突然遭遇了五名劫匪,将他们携带的财务洗劫一空,损失六千余元。
  
      而且苏成和陈顺和,还挨了一顿暴揍。
  
      依着苏成的脾性,他真敢和五名劫匪拼命厮打。只?#19988;?#20026;大舅子陈顺和在车上,面对持刀劫匪,万一出点儿什么事承担不起,故而苏成只能忍受着破财消灾。
  
      ?#36335;?#21518;,苏成和陈顺和驾车至马官镇?#27801;?#25152;报案,并往家里通了电?#26696;?#30693;情况,同时让家里赶紧送些钱过去——如今身无分的他们,就连油钱都没?#26657;?#19981;送钱实在是?#35805;?#27861;从两百公里外回家啊。
  
      上午?#35828;?#21322;。
  
      苏淳风在平阳市火车站,坐上了开往冀中省沙台市的火车。
  
      从家里出来的时候,他没有穿校服,而是穿了一件蓝灰色牛仔夹克衫,黑色水洗布休闲裤,白色球鞋。
  
      出门在外,这般穿着总比校服要显得成熟些。
  
      不为别的,只因他清楚这年头到外面,穿着校服的学生又是一口外地人口音,难免会在一些诸如车站类的公众场合受到一些坏分子的侵扰。而他这次出?#29275;?#36523;上揣着两千元巨资,所以不得不小心些。
  
      只?#19978;?#22825;生白净俊俏的苏淳风,再如?#26410;?#25140;都显得那么静秀气。
  
      抵达沙台市的时候,已然快中午十二点了。苏淳风顾不得吃饭,打听到汽车站距离不太远,就匆匆跑过去买到十二点半开往清馆县的客车票。
  
      下午一点抵达清馆县汽车站,再乘坐公交车赶往马官镇。
  
      下午一点四十分,一路平安的苏淳风下车,找了路人打听到?#27801;?#25152;所在地,距离不太远,便步行前往。拐过两道弯后,他就看到了?#27801;?#25152;的大?#29275;?#36824;有家里那辆安装了旋耕器的五零拖拉机,静静地停放在?#27801;?#25152;大门的东侧,脏兮兮的车身上满是泥土和污垢,半边车身还骑在了路牙子上。
  
      快步走过去,。透过灰土土的前挡风玻璃,隐隐能看到里面有个人蜷缩着身子躺在驾驶坐后面窄窄小小的卧铺上,还盖着件军绿色棉大衣。
  
      苏淳风登上车仔细看了看,是舅舅陈顺和,便招呼道:“舅舅……”
  
      “哎。”陈顺和呼啦一下坐了起来,赶紧打开车?#29275;?#36947;:“小风来了,那啥,你爹还在?#27801;?#25152;里面呢,我去叫他。”
  
      “不着急。”苏淳风钻进去坐在驾驶座上,看着舅舅陈顺和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不禁皱了皱眉,关切地询问道:“舅舅,您这伤势重不?#20426;?br />  
      “皮外伤,不打紧。”陈顺和叹了口气,“就是那几千块钱,都让人给抢了,唉。”
  
      苏淳风宽慰道:“只要人好好的,比什么都?#20426;!?br />  
      “唉。”陈顺和又叹了口气,掏出烟来点上一?#29275;?#20351;劲嘬了口,喷吐着烟雾道:“你爹也是为了省点儿钱,?#20843;?#30528;再过四五天?#31361;?#23478;了,所以没去邮政?#21482;?#27454;。早知道这样,说啥也不能把钱都揣在身上啊。”
  
      ?#20843;?#20063;没想着出这事儿啊。”苏淳风苦笑着摇摇头,继而开始询问起了这起?#24405;?#30340;详细情况。
  
      大概是?#28216;?#36973;遇过这种几乎和死亡擦肩而过,充满危机的抢-劫?#24405;?#21543;,陈顺和心里一直都有股子想要宣泄出压?#38047;?#24778;惧的情绪,仿若不把心里那些话儿一遍遍捣腾出来,就无法安心睡觉似的。他也不去想自己的外甥不过是个十六岁的半大孩子,就一股脑地开始在苏淳风时而看似不经意的插嘴询?#25163;校?#35762;述出了?#24405;?#30340;详细经过。
  
      时间,地点,人物,包括?#36335;?#22320;附近的一些状况等等。
  
      两人正说着话呢,只见穿着脏兮兮的?#36335;?#25140;着一顶鸭舌帽的苏成从?#27801;?#25152;里走了出来,脸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眼圈更是乌黑肿?#20572;?#33080;上还有几处明显的擦伤。
  
      苏淳风赶紧从车上跳下来:“爹,你没事吧?#20426;?br />  
      “小风来了。”苏成摆摆手,道:“没啥大碍……钱带来了没?#20426;?br />  
      “嗯。”苏淳风伸手从夹克衫的内兜里把一沓钱掏出来递给?#30422;祝?#19968;边说道:“?#27801;?#25152;方面,咋样了?#20426;?br />  
      这时候陈顺和也从车上下来走到跟?#21834;?br />  
      苏成走到?#20302;?#21069;蹲下,抽着烟神色?#34892;?#30130;惫地说道:“去上坡村的把头家里调查过了,暂时没啥消息,我也觉得?#25250;?#25226;头不是坏人。?#27801;?#25152;的张所长说,让咱们?#28982;?#23478;去等着,什么时候这边儿破案了,会通知咱们。”
  
      所谓的把头,就是出门在外找到的当地比较有声望的人,让人家帮忙给联络地块、户主、住宿什么的,?#37096;?#20197;处理些纠纷矛盾。
  
      当然了,把头不是白当的,人?#19968;?#25277;钱。
  
      “唉,看来是没希望了。”陈顺和苦着脸蹲下。
  
      看着?#30422;?#21644;舅?#33487;?#33324;模样,苏淳风心里那股火气蹭蹭地往上跳。他强压着心?#25918;?#28779;,稍作思忖后,神色平静地说道:“爹,舅舅,事情已经发生了,就把心放宽些……要我说,反正这趟回家后也是歇着,不着急干别的去,倒不如就留在这里再等上一两天,万一?#27801;?#25152;给破案了呢?而且?#27801;?#25152;的人看着咱们在这儿苦等,多多少少总得有点儿压力和同情心,从而抓紧时间和精力去破案,您说是吧?#20426;?br />  
      苏成和陈顺和都愣了下,继而对视一眼,默然点点头。
  
      没想到,小风这孩子年纪不大,考虑事情却总是能想得那么周全——要说也是,秋?#20037;?#23436;,回去后也是歇着,在外面一天无非就是多花个百八十的,万一?#27801;?#25152;破案把钱给?#19968;?#26469;了呢?如果现在一走……
  
      说句不大中听的话,?#27801;?#25152;谁?#34892;?#25972;天惦记着你这点儿事?
  
      上午的时候,张所长就已经把案件给转报到县?#21497;?#38431;那边了,说是这样的刑事案件,要交给?#21497;影歟?#19979;午?#21497;?#38431;会来人。
  
      下午三点多,县?#21497;?#38431;那边的人来了。
  
      无?#19988;?#23601;是询问案情,到?#36335;?#29616;场简单查看一遍而已。再接下来就是调查……这种事儿,对于受害者来?#29627;?#31561;着最终能够破案,其实运气的成分很大。说到底,六千块钱的案子在刑侦人员来看,根算不上值得重点关注的案件。
  
      去现场时,苏淳风一言不发跟着?#30422;?#19978;了警车,也到现场看了看。
  
      ?#36335;?#29616;场距离马官镇不远,只有两公里多点儿,附近却是有三四个村子。一般来讲这类案件的罪犯,十有**是当地人所为。
  
      但真要?#20961;?#30340;话……
  
      难度相当高。
  
      从案发现场回来,?#21497;?#38431;的警察调查取证之后,就说让苏成留下联?#25443;?#24335;,破案后会通知他们。
  
      ?#27801;?#25152;的警察,则是一副不冷不热的模样。
  
      显然,想要住在这里不走,从而引得警察的同情心,并给警察带来压力加速破案,是不可能的。
  
      可眼瞅着天色已晚,这时候再走的话就得赶夜路。
  
      心有余悸的苏成和陈顺和,觉?#20040;?#30058;出门在外运气不大好,还是将就着住一晚上,等天亮再走吧。
  
      至于这次的遭遇……认倒霉!
  
      别无他法。
  
      吃过晚饭后,苏淳风主动要求在车上过夜看车,让?#30422;?#21644;舅?#35828;?#38468;近的一家小旅馆好好休息。对此,受了惊吓身心俱疲的苏成和陈顺和,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下来——反正这辆拖拉机和旋耕器在?#27801;?#25152;门口放着,谁还敢给偷走不成?
  
      到了晚上?#35828;?#22810;钟。
  
      苏淳风下车,到?#27801;?#25152;门口和值班的警察打了声招呼,请其帮忙给照看下车,自己有事要离开一会儿。
  
      值班警察对这位静秀气且很会说话又懂礼貌的男孩印象不错,满口答应下来。反正值班室在?#27801;?#25152;大门口,隔着窗户就能看到那?#23601;?#25918;在路边的五零拖拉机,而且那么个大?#19968;錚?#19981;是随随便便就能拽走的。
  
      道了谢转身回来,苏淳风走到车后面,从旋耕器上把随车携带的自行车卸下来,骑上?#20302;?#19996;行去。
  
      他要去往案发地点。
  
      因为白天坐着警车去过一趟,而且道?#20961;?#27809;有七拐八?#30130;?#21069;面拐两个弯上了省道直接沿着路向东走就?#23567;?br />  
      案发地路段,正处于施工阶段,坑坑洼洼。
  
      东西向的313国道笔直宽阔,道路两侧都是刚刚种上小麦的农田,宽阔无垠。浓浓夜色下,道路上杳无人迹,只有?#32423;?#36335;过的汽车,轰鸣着晃动明亮刺眼的车?#30130;?#34892;驶至这段路的时候减速缓缓而过。
  
      苏淳风站在路北的的坑洼?#26657;?#20030;目四顾。
  
      秋风瑟瑟,远处夜幕下的村落里,鳞次栉比地房屋上亮起一盏盏犹若星芒的灯光。
  
      下午来时,他在附近观察过,知?#26469;?#26696;发点向东没多远,有一个小的十字路口,分别通向南边和北边的两个村子。而且下午警察调查?#27573;?#30340;时候,苏淳风在旁边也听到了他们的谈话,知道北面的那个村子叫北李庄,南面的村子?#24515;?#26446;庄。
  
      ……
  
      ps:求红票,求月票~~需要成绩给予动力啊!

亚马逊的秘密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