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低调术士 > 74章 仙灵寻根鸟
    ()    月华如霜,繁星隐隐。
  
      带?#25490;?#27987;凉意的秋风轻轻拂过,让远离村庄的空旷之地愈发静谧萧瑟。
  
      苏淳风从兜里掏出一张黄裱纸,这是他中午在沙台市汽车站停留的那段时间,正好看到不远处有一家纸扎店,是那种专门提供白事殡葬所用纸扎物品的店铺。苏淳风便进去花了两毛钱买了张黄裱纸。
  
      既然买了黄裱纸以备用,其它必备物件当然也不能少,所以他又跑到车站附近的一家药店里买了点辰砂,也就是平时我们所说的朱砂。
  
      黄裱纸的质地不怎么样,但对于他来说,无所谓好坏。
  
      将黄裱纸对折几下,轻轻撕扯出八块大小相仿,宽五六厘米,长?#32423;?#21313;厘米的纸条——这就是可以用来画符的符纸了。
  
      剩余的纸张折叠成一个小小的厚厚的凹槽,苏淳风拿了从车上带来的?#20154;?#29942;蹲下身,瞅了瞅四下无人,安安静静的。他静下心来,?#23547;苏?#32440;条整齐地摞在一起放置在身旁的土地上,取出装有一点儿辰砂的小纸包,将辰砂倒入小凹槽内,再拿水瓶轻轻倒进去一些水,用右手食指简单搅拌?#21462;?br />  
      然后,他静心默念术咒心决,左手掐决按住?#33487;?#31526;纸,右手食指蘸了辰砂液,运气诵咒,落指按在符纸上,然后慢慢地画下一笔!
  
      再蘸辰砂液,画下一笔!
  
      速度不快,但每一笔必然力透纸背,贯穿而下直透第?#33487;?#32440;条。
  
      符箓有先天符和后天符之分,先天符只有高明的术士可以画出来,即不受时间、地点、物事的束缚,随时随地可一画而?#20572;?#36825;就是所谓的一点灵光即是符;后天符则是高手和修为勉?#30475;?#21040;祭符之境的术士,都可以画出,但那需要在特定地点、时节、时间段,提?#30333;?#22791;好一应术法用器,还要净身、静心、布?#36710;?#31561;繁琐的程序后,才可以画符。
  
      画符首先必须要画jīng确,但仅仅是能画jīng确了还不行,照猫画虎不会有一点点效应。
  
      正所谓“若知书符窍,惊得得鬼神跳;不知书符窍,反遭鬼神笑。”
  
      画符完毕,苏淳风左手拿起?#33487;?#31526;,右手端起水瓶喝了一大口水。放下水瓶,右手掐决食指虚空在符箓上几笔勾画,心中默念术咒,随即张口噗的一声将水喷洒到?#33487;?#31526;箓上面,继而将符箓放下。
  
      接下来,他拿着制作完毕的符纸,开始迅速地折叠。
  
      ?#31354;?#31526;纸折叠出的样子不同。
  
      折完六张符纸,他将折叠成不同?#24043;?#30340;六张符纸开?#32423;?#25554;,再折叠,最后折出了一个栩栩如生,不过半个巴掌大小的飞鸟状纸扎物件。
  
      在诡术?#26657;?#36825;个小小的纸鸟,叫做仙灵寻根鸟。
  
      苏淳风把仙灵寻根鸟放下,然后起身心中默念术咒,左右手同时掐决感应着附近大地和空气中稳定的五行磁场中所存在的微妙变化,同时脚踏罡步,在坑洼之地缓缓走动。
  
      就在这时,东面远远传来了两道明亮刺目的光束。
  
      苏淳风立刻走到道边的自行车旁边,很从容地站好。
  
      一辆大型货运车轰鸣着行驶而来,待到坑洼地减速后,缓缓行过。?#30340;?#21103;驾驶上的人透过车窗看了眼站在自行车旁的苏淳风,随后没怎么在意,扭过头去——路径?#35828;夭幻?#23601;里的外乡人,肯定会认为苏淳风是一个看工地的人。
  
      其实这段处于施工中的道路,哪里需要有人看护?到了晚上下班所有人都会带着工具离开。
  
      不过就在车辆行驶过后,苏淳风感应到了空气中异常的五行波动。
  
      很好!
  
      苏淳风松了口气。
  
      真正的高手在施术时,为了避免必然会产生的大自然反噬,往往会选择一处五行磁场相对来讲比较顺应己身所施术法的地带,借大自然五行磁场强弱和运行频率的匹配度,尽可能把施术对磁场带来的影响降至最低,从而使?#20040;?#33258;然的反噬之力?#19981;?#38750;常小,自身就不会受到更大的反噬?#25749;Α?br />  
      现在他发现,车辆行驶至此,放缓车速后,会带来一定的磁场变动。而这种变动,恰好隐隐契合他所施术法在五行之气中的运行规律……
  
      苏淳风立刻回到之前画符的地方,拿了辰砂液、仙灵寻根鸟和水瓶跑到刚才所站立的自行车旁,用脚把地上蹭出一小块相对平整的路面,然后右手蘸上辰砂液,默念术咒迅速在这块平整的地面上勾画出一个地符。
  
      然后,他拿出小施妙手从父亲和舅舅身上取来的些许发丝,一股?#21248;?#37117;塞进了仙灵寻根鸟上的缝隙?#23567;?br />  
      做完这一?#26657;?#20182;把已经被辰砂液浸透快要烂了的凹槽揉碎,撒入施工形成的坑洼,再踢了一些碎?#20102;?#30707;将其填埋住。想来等到第二rì施工开始后,这些揉碎散落在其中的黄裱质和辰砂液形成的纸糊碎片,不至于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过了一会儿……
  
      前后共有三辆拉沙石的卡车?#20992;?#36720;鸣着驶过。
  
      运气不错啊!苏淳风暗自欣喜。
  
      三辆车刚走,他立刻拿出寻根鸟,左手捧着仙灵寻根鸟抬起,咬破右手上还沾着辰砂液的食指指尖,轻吟术咒,在仙灵寻根鸟上勾画两下,继而口?#26143;?#21917;一声:?#20985;薄?br />  
      噗!
  
      一团幽蓝的火苗诡异地燃起。
  
      苏淳风左手轻轻一抛,霎那间火苗熄灭,仙灵寻根鸟已然化作一片纸灰在微微的秋风中散落开来,再找不到一丝痕迹。
  
      然而不为常人所见的是,一只无形的纸鸟正在夜幕下翩然向东北?#36739;?#39134;去。
  
      苏淳风站在那里稍稍等了会儿之后,立刻登上自行车向东,至前方不远处的十字路口,左转向北,一边在心里暗想着:“这劫匪应该就是北李庄村的人吧?”
  
      然而当他骑着自行车行驶到北李庄村的时候,却感应到仙灵寻根鸟再次向东折转而去。
  
      苏淳风皱了皱?#36857;?#39569;着自行车在毫不熟悉的村庄里七拐八绕,终于还是出了村找到条乡间的小土路,循着仙灵寻根鸟的?#36739;潁?#21521;东又行驶了大概有两公里多后,抵达了一个道路坑洼,大部分房屋都低矮陈旧的村落?#23567;?br />  
      仙灵寻根鸟飞往了村落的西北?#24688;?br />  
      苏淳风骑着自行车,在狭窄坑洼的街巷中七拐八绕,来到了村边颇为偏僻的一条巷口。
  
      夜幕下,这个很显然极为贫困的村落?#26657;?#21040;处都是陈旧低矮的房屋,还?#34892;?#23429;院竟然是用土坯的低矮院墙。街巷中使用的电线杆,还都是以前那种木制的,夜sè下,电线在空中乱七八糟地拉扯着,拽入各家各户。
  
      只是,没有几家亮灯。
  
      这时候,仙灵寻根鸟已然落地。
  
      苏淳风就把自行车靠在进巷口的yīn?#21040;?#33853;里,心中默念术咒,仔细感应着仙灵寻根鸟jīng确的落脚之地,一边缓步往巷?#27704;?#36208;去。
  
      这条巷子大概有三十多米深,径直向北到了村外。
  
      在村落的最边上,是一户低矮破旧的小院,土坯垒砌的院墙大?#23478;?#23601;是?#24187;?#20116;高,歪歪扭扭的,用铁丝拧紧了一些粗大的?#31455;?#21046;作成的栅栏门斜斜地倒在一旁,没有关上。院?#27704;錚?#22534;着一堆柴禾还有两堆用塑?#21916;几?#20303;的玉米棒子垛,最里面的墙根下红砖垒起的低矮厕所边上,扔着一辆破旧的排车。
  
      三间坐?#32972;?#21335;的矮房,正屋又窄又矮的两扇破旧?#20037;?#21322;掩着,西屋小小的窗户上透出昏黄的灯光,隐隐有说话声传来。
  
      苏淳风四下里看看,附近其他几家住户院落里都漆黑一片,巷?#27704;?#23433;安静静的。
  
      稍作?#23574;猓?#20182;蹑手蹑脚地走进了这个破旧的院落里,径直来到西屋外的窗户下面,在侧耳倾听着屋内的谈话声。
  
      “来来,干了……”
  
      “虎子和?#20081;?#37027;俩傻-逼,吓得都不?#39029;?#38376;儿了。”
  
      “就是,要我说这有啥啊,还是林强哥你给力,要不是你,咱们兄弟能一下弄到这么多钱?哈哈!”
  
      “cāo,我他妈容易吗?盯了那辆旋地的车好几天呢,啐!”
  
      “来,敬林强哥一个!”
  
      “来!”
  
      ……
  
      蹲在窗户下的苏淳风,脸sè变得冷厉起来。
  
      他掏出剩余的两张符纸,再?#25105;?#30772;右手食指尖,默念术咒在符纸?#20185;?#31245;勾画了几笔,就轻易地改变了这两张符纸的xìng质。然后,他左手食指中指夹着两张符纸,右手食指隔空指着符纸虚画了几下。
  
      只听噗的一声轻响,幽蓝的火苗一闪而熄。
  
      苏淳风缓缓起身,侧靠着窗边,透过脏兮兮昏暗不清的玻璃,看向室内。
  
      看得不大清楚,但依稀能看出来,是三名也就二十五六岁的青年,正围坐在一张低矮的小木桌旁,一边大口喝酒,一边畅快地聊着天。
  
      苏淳风口中默念着术咒,通过符纸形成的术法能量波,在不为常人所察觉之?#26657;?#26497;为jīng准敏锐地感应着三人所释放出的生机气息。很快,他断定靠西侧桌边坐着的那名青年,已然喝得?#34892;?#19978;头,其散发出的气息明显混乱,而且,他本人所释放出的阳刚气机,显然不如另外两人。
  
      ?#20843;?#24524;!出!”苏淳风轻轻地诵出了这三个字。
  
      屋内,那名坐在木桌西边的青年突然大叫一声:“cāo,你谁啊?”
  
      “小涛,说啥呢?”对面那名青年当即瞪眼怒道。
  
      “是你?我去-你妈-的!”被叫做小涛的青年猛然抓起酒瓶子,劈头盖脸地砸向了对面坐着的那名青年。
  
      %
  
      PS:求红票月票,上首页品书试读榜了~~求各位读者大大给力啊~~

亚马逊的秘密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