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低调术士 > 88章 新年旧人不在
    更新时间:2013-08-19
  
      正月初一。
  
      因为除夕夜守岁,凌晨又要起五更拜年,所以绝大多数人吃过早饭后,上午都会在家里稍做休息。
  
      中午刚吃过饭,李志超就开着他父亲年前新给他买的那辆黑色嘉陵125摩托车,到苏淳风家里接上苏淳风,出去到外村转着圈儿地拜年——因为上了高中的缘故,今年要磕头拜年的门,比去年要多得多了。
  
      李志超长袖善舞又好广泛交友,朋友自然多。
  
      对于这些所谓的高中朋友?#26657;?#32477;大多数人的家里,苏淳风是不大想去拜年的,因为和他们之间没到那情分上。但李志超一句话?#25925;?#25552;醒了他:“淳风,你虽然和他们交往少,但你在学校里名气大,你不去他们家,他们?#19981;?#26469;你家,信不信?”
  
      苏淳风想想也是,也就无奈地点头应下来。
  
      反正,过年就这么回事儿,下跪的意义没那?#21019;螅?#20154;情往来见礼还礼,不用考虑什么男儿膝下有黄金之类的面?#28216;?#39064;。
  
      由于所要去串着拜年的门多,两人开着摩托车抓紧时间,无论到谁的家里基上都是进去下跪拜年,然后随意客套两句急忙就走……效率极高,也确?#20498;幻?#27963;。在苏淳风的建议下,他?#20146;?#20102;一圈,最后才到了东王庄村。
  
      走了几户同学家拜完年,路过一条狭窄的小巷时,苏淳风让李志超停了车稍?#20154;?#19968;下。
  
      “谁家去?”李志超纳闷儿。
  
      苏淳风微笑道:“王启民老师,?#28526;?#32473;他拜个年吧。”
  
      “哦。”李志超?#34892;?#30097;惑,但?#25925;?#27627;不犹豫地调转摩托?#20302;罰?#36947;:“那就一起去呗。”
  
      苏淳风笑笑也没有反对。
  
      等两人进入巷子,到达王启民家的门口时,就都怔住了——只见贴着鲜红?#27627;?#30340;破旧院门紧锁着,站在巷?#27704;錚?#38548;着低矮的院墙能够看到载种了几棵榆树的院?#27704;?#26377;三间破旧的平房,紧锁的屋门上也贴着?#27627;?#21482;是院?#27704;?#33853;满了积雪,一些枯寂的野草在搀杂着枯叶的积雪中探出头来,?#32536;?#26434;乱不整,一?#19978;?#26465;。
  
      很显然,这家里已经很久没人居住了。
  
      “咦,老头儿搬家了?”李志超嘟哝着,一边把摩托车掉头?#24613;?#31163;开。他的猜测没什么问题,因为家中久无人居住,且贴着?#27627;?#24212;该?#21069;?#20102;家的原因。
  
      只是苏淳风心中却思绪万千,他知道,王启民根无?#29369;?#36215;搬家一事。
  
      恰好对门邻居出来,苏淳风便很礼貌地上前询问王启民的去向。邻居告诉他,王启民去年初秋退休赋闲后,就把家里的农田给了邻居租?#26657;?#20182;自己也没说去哪里,就此离开,到现在都没有再回来过。
  
      门上的对联,是邻?#24433;?#30528;给贴的。
  
      邻居还说,年前有一个青年人,来过好几?#33487;?#29579;启民,昨天大年三十傍晚?#24466;?#22825;大年初一上午,还都来过。
  
      苏淳风知道,这位邻居所说的青年人,应该是钱明。
  
      他也猜测到,王启民应该是到外地周游,寻找有?#25163;?#30340;少年人收徒了。?#25925;?#33510;了钱明这位一心想要拜师修行的天才。
  
      想到这里,苏淳风不禁心生酸楚和一些无奈的愧疚之意。
  
      向这位邻居道谢后,苏淳风和李志超两人离开小巷,去了?#33487;?#23665;刚的家里——李志超执意要去赵山刚家拜年,苏淳风也不好反对。
  
      赵山刚正好在家。他没有想到李志超和苏淳风会来家里给他的母亲拜年,所以感到分外惊喜和激动。尤其是面对苏淳风时,赵山刚更是充满了歉疚和似乎?#34892;?#21463;宠若惊的态度。让跟在一旁的李志超心中不禁?#34892;?#35815;异:“按理说既然苏淳风的父亲是他赵山刚的?#35753;?#24681;人,这两年过年咋就没见赵山刚去给苏淳风的父母磕头拜年呢?”
  
      因为基上所有该去拜年的同学家里都串完了,所以李志超和苏淳风倒也不怎么着急回去,就在赵山刚的热情挽留下,多坐会儿聊聊天。?#27604;?#20027;要?#25925;?#26446;志超想在这里多待会儿,以便和赵山刚之间的关?#36947;?#24471;更近些。
  
      苏淳风私下里对赵山刚说:?#21543;?#21018;,有件事得?#22836;?#20320;一下。”
  
      “?#25512;?#20102;不是?有事儿尽管吱声!”赵山刚就差没?#30007;?#33071;了——在他看来,苏淳风只要肯让他帮忙,他心里反而更舒坦。
  
      苏淳风认认真真地说道:“王启民去年初秋离开家之后,到现在都没回来过,我?#34892;?#19981;放心,毕竟他是我的老师啊。你这样,帮我委托几个人关注着王启民家,什么时候王启民回家了,赶紧通知我一声。”
  
      “没问题。”赵山?#31456;?#21475;答应下来。
  
      这种事交给赵山刚来做,是最好不过的。即便是赵山刚平时也不怎么在家,但他只要给下面那些混混们打个招呼,恐怕所有人都得加点心帮他盯着王启民家里的动静。不过苏淳风?#25925;怯行?#19981;放心,他和赵山刚、李志超打了声招呼,让两人先聊着,自己出去有点儿事情,然后独自一人步行返回了王启民的家门口。
  
      冬日天寒,狭窄的巷?#27704;?#27809;什么人走动。
  
      苏淳风瞅瞅四下里无人,就捡了一块砖头,在陈旧的?#20037;?#19978;使劲刻下了一个并不显眼的符号。
  
      常人看到这个符号,自然不会在意。
  
      但如果王启民回来后看到这个符号,立刻就会明?#20303;?#36825;是有诡术高手前来给他打招呼了。
  
      忙完这些,眼瞅着天色以晚,苏淳风回到赵山刚家里后,就招呼上李志超,和赵山刚一家人道别离去。
  
      不曾想……
  
      苏淳风前脚?#25112;?#23478;门,赵山刚后脚就开着摩托车到家里来了。
  
      原因无它——拜年!
  
      赵山刚来给苏淳风的父母拜年,那可真是拜年了。这可不是废话——赵山刚来到时候,抱着一箱价值千元的好酒,拿了两条红塔山香烟,还有一大袋子鸡?#21152;?#32905;……这且不说,就在苏成和陈秀兰两口子一脸纳闷儿还不得不面带微笑热情对待的时候,赵山刚又认认真真地请苏成和陈秀兰分别坐到堂桌两侧,然后,他走到堂桌前,面对着苏成和陈秀兰,正儿八经的下跪了,磕头!
  
      ?#21543;?#21018;给叔、婶子磕头拜年了!新年好!”
  
      砰!
  
      实实在在的一个响头!
  
      可把苏成和陈秀兰给吓了一跳,两口子?#34892;?#24515;慌地对视一眼,赶紧上前把这个一看就彪悍气息十足的青年人给搀扶起来:“那啥,礼重了,重了!”
  
      “一年一次,应该的。”赵山刚咧嘴很是恭敬地笑着说道。
  
      苏淳风在旁边看得直皱眉。
  
      早知道如此,真不该和李志超一起去赵山刚家里拜年的。他如果不去赵山刚家,想来赵山刚?#28147;?#20182;的许可,也绝不敢来家里拜年。今天他这一去……得,赵山刚可就算找着理由了,礼尚往来,得回拜不是?
  
      赵山刚早就巴不得来苏淳风家里给长辈拜年了!
  
      磕头拜年完毕,赵山刚谢绝了一家人的热情挽留,把带来的东西硬是留下,然后走出家门,跨上那辆?#24597;?#21704;400摩托车,在苏成、陈秀兰两口子很是诧异又很是热情的目送下,轰着油门野性十足地飞一般驶离了这条狭窄的小巷。
  
      看着那?#26087;?#35265;的超大号摩托车和同样彪悍气息十足的青年消失在巷口,苏成一边往回走着,一边很是纳闷儿地问道:“淳风,这个,这个赵山刚,是哪里人?干啥的?”
  
      “咳。”苏淳风干咳一声,解释道:“东王庄村的,在县城南关区农贸批发市场开门市做买卖。”
  
      “你怎么?#40092;?#20182;的?”陈秀?#21152;行?#25285;忧地说道:“我看这人?#20013;?#30340;,一身的匪气。”
  
      “嗨,别提了,说起来也是巧合。”苏淳风挠挠头道:“去年秋天我和几个同学在县城里玩儿的时候,正好遇到他开着摩托车出了车祸,差点儿死掉。我?#31508;?#20063;没想别的,?#24466;?#19978;几个同学,把他及时送到了医院抢救……今天去东王庄村的同学家拜年,正好在街上遇到他,他非得说要来家里拜年,我都说了不用来,没想到我这刚回来,他就来了。”
  
      “哦……”
  
      苏成和陈秀兰两口子顿时了悟,原来如此。
  
      “知恩?#24613;ǎ?#20063;算是个不错的孩子。”
  
      “嗯,我看他也就二十三四岁的模样,年纪轻轻就在县城里自己开门市做买卖,也算是有出息,有能耐的人。”
  
      “小风啊。”苏成忽而说道:“你救人这件事做得对,做得好,不过……嗯,这个赵山刚呢,以后啊,最好是少接触……”说到这里苏成又觉得自己好像这样教育孩子?#34892;?#19981;对,便斟酌了一下才接着说道:“你现在正上学,还不到结交社会朋友的时候,专心学习才对,再说咱们做好事也不是为了图啥回报,对吧?啊。”
  
      苏淳风忙不迭点头:“是是,我知道,爹,娘,你们放心。”
  
      他心里明白,赵山刚这号猛人的气场,太强大,太有攻击和压迫性了。即便是他表现得再如何老实厚道满脸挂笑,但?#20146;永?#36879;出的那种强悍霸气的气场,?#19981;?#35753;寻常人在看到他时,内心里就会禁不住地生出些惧意。
  
      ——
  
      ps:求红票、月票!谢谢!

亚马逊的秘密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