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低调术士 > 219章 恶人还需恶人磨
    十几分钟前……
  
      当赵山刚送王海菲回家时,还没到家门口,在巷?#27704;?#23601;听到王海菲的嫂子胡文玲在院?#27704;?#25746;泼呢:
  
      “真是吃饱撑?#27809;牛?#24403;初?#36824;?#30528;儿子上学,现在却琢磨着借钱准备供一个?#23601;菲?#23376;上什?#21019;?#23398;,别说她考不上,就算是考上了大学,那也不能去!也不掂量掂量家里?#30701;?#20214;,真以为能从这穷鸡窝里蹦出去当凤凰啊?”
  
      王海平在院?#27704;?#21149;着?#22791;荊骸?#20320;别嚷嚷行不?咱爹娘又没说借咱的钱。”
  
      “是没借咱的钱,你也得有能耐挣来啊?”胡文玲甩开丈夫的手,怒气冲冲地说道:“我结婚的时候家里咋就没多借点钱好好置办一次,现在轮到小闺女了,哟,可就显出偏心了。既然有能?#24466;?#21040;钱,咋就不想着接济接济儿子一家,这边日子过得多紧巴他们不知道?就算看我命贱,也得看孙子孙女的面吧?”
  
      听到这番话,刚走到家门口的王海菲当即停下脚步,眼泪夺眶而出。
  
      赵山刚这些年很少回村里,所以虽然听母亲闲唠过一些王海菲家的事情,却并不清楚王海菲的嫂子在村里很早就?#20011;?#33261;名远扬。此时看到王海菲这般模样,他忍不住皱?#35760;?#22768;问道:“妹子,这是谁在你们家撒泼呢?”
  
      王海菲抽泣着摇了摇头。
  
      “你嫂子?”赵山刚问道。
  
      王海菲没有吱声。
  
      “到家了,总不能就这么站在外面,走……”赵山刚扛着包裹,一边拍了拍王海菲柔弱的肩膀,大步往里面走去。
  
      王海菲见状,犹犹豫豫却也只能跟着进去。
  
      “这是怎么个意思?”赵山刚一踏进院?#27704;錚?#23601;昂着脖子看向王海平,道:“海平,是不是有谁来咱们家闹事啊?”
  
      王海平一愣,赶紧?#25512;?#36947;:“山刚,你咋来了?”
  
      “哦,没啥事儿。”赵山刚上下撇着胡文玲,道:“这是谁啊?”
  
      “让你看笑话了,这是我?#22791;盡!?#29579;海平尴尬不已地说道:“走,有?#38712;?#20204;进屋里说去。”说到这里,他才看到赵山刚背着的包裹,以及低着头磨磨蹭蹭走进来的妹妹王海菲,不禁诧异地打量着二人,道:“海菲,你们这是……”
  
      赵山刚笑道:“国道上有辆公交车抛锚了,我正好路过,看到这妹子挺眼熟,像是咱们村的,又见她大包小包拿着怪累的,就顺路捎她回来了。”
  
      “哎呀,那谢谢你了啊山刚。”王海平毫不怀疑地连连道谢。
  
      “?#25512;?#21861;,都一个村的,抬头不见低头见。”赵山刚笑着把包裹递给了王海平,一边扭头示意王海菲跟他往屋里走,一边?#34892;?#19981;喜地问道:“在外面就听着你们?#39029;吵?#22199;嚷的,为了啥啊这是?”
  
      王海平尴尬地直摇头:“没事没事。”
  
      王海菲不敢看横眉冷对的嫂子,低头抹着眼泪跟在赵山刚和哥哥身后,进了西屋。
  
      西屋分三间,?#23219;?#19968;间是王海菲?#24466;?#22992;王海燕的卧室,中间是客厅加餐厅天冷了还得兼厨房,北边是父母的卧?#25671;?br />  
      正屋三间和东屋两间,都在分家时分给了王海平两口子。
  
      这个家院的面积委实不小,前些年为了给儿子盖?#36335;?#23094;?#22791;荊?#29579;海菲的父亲王柱把老宅卖掉,要了这块大的?#36335;?#22522;地盖了起来。只?#36824;?#38500;了正屋三间和东屋两间,以?#38712;?#38376;门楼都粘上了瓷砖显得颇?#34892;?#27668;派之外,西屋三间的外墙连砖缝都没有用水泥抹上,屋里也只是用白灰刷了一层将就着住。
  
      ?#31185;?#21407;因,还是钱的问题。
  
      王海平结婚第二年,?#22791;?#23601;闹着和家里分家,而且一分钱债务都不肯承担,还要了正屋三间和东屋的两间房。
  
      为人父母多慈善,王柱两口子就这样。他们一句话没说就承担下了所有债务,累死累活地种田打工,又得给王海平家看孩子,还得供应着二女儿王海菲上高?#23567;?#24471;亏了还未出嫁的大女儿王海燕在外打工赚钱舍不得?#38498;却?#25140;,全都贴补了家用,于是几年下来直到现在,外债才刚刚还清。
  
      看着丈夫和小姑子跟着赵山?#25112;?#20102;西屋,胡文玲板着张脸往前走了走,站在西屋门口探头隔着竹帘子听里面的声音。
  
      她虽然生性刁蛮,但人的名树的影,赵山刚这号人她还是不敢轻易去招惹的。
  
      西屋的北里间,王柱两口子坐在床头一声不响地唉声叹气着。
  
      王海菲接过东西直接去了南里间的卧室,赵山刚也没搭理跟在旁边的王海平,径直进了北里间。一进门他就主动掏出?#35874;?#39321;烟给王柱递过去一颗,在王柱两口子?#34892;?#35802;惶诚恐和疑惑的询问下,赵山刚简单解释了?#25422;?#29579;海菲就顺道捎回来的事情,而后微笑着问道:“柱子叔,婶,刚才外面吵吵嚷嚷的,咋回事?”
  
      老两口唉声叹气一言不发,?#39029;?#19981;可外扬啊。
  
      王海平红着脸跟进来,站在旁边说:“爹,娘,你们别跟文玲她一般见识,?#19968;?#22836;好好说说她。”
  
      “哎,哎。”老两口就面露无奈地点点头。
  
      赵山刚也懒得再去询问到底咋回事了,这么一会儿他早就猜出个**不离十,就随口道:“对了,我在平阳市的公司那边正缺人手,海平要是有空的话去我那上班吧,往酒店和商场超市送菜,装车卸车的活,就是累点儿。”
  
      “啊?”
  
      一家三口全都愣住。
  
      东王庄村谁不知道年纪轻轻的赵山刚这些年发了大财,而且据说人家是干的正经生意,开公司的,不像外面谣传的那些抢劫讹诈搞黑-社-会。所以村里现在多少人都巴不得能受到赵山刚的关照,去跟着他挣点钱呢。
  
      赵山刚又道:“考虑下,愿意去明天就上班,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地址。”说着话,他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了王海平。
  
      “?#26657;小!?#29579;海平赶紧点头。
  
      “这可太好了,太好了。”王柱两口子也是满脸喜庆,连工资给多少都不问。
  
      去赵山刚的公司干活,工资能给得少了吗?
  
      赵山刚抽了口烟,眯着眼上下打量着王海平,道:?#23433;还?#21681;丑话可得说在前面,你不是和我叔、婶子他们分家了吗?而我这人又最重孝道,所以在我的公司干,每月领了工资之后,回到家先得给父母交上一部分,这没问题吧?”
  
      “行,?#23567;!?#29579;海平忙不迭点头。
  
      “不?#23567;!?#22806;面忽然传来了胡文玲的大叫声,她面红耳赤地冲进来,看到神色冷峻的赵山刚心里那股气势就不禁一泄,站在里间的门口拧巴着脸道:“他们现在又不是老得不能动弹了,得要人养活,现在俺们家这日子过得还挺紧巴呢。”
  
      赵山刚看向王海平。
  
      王海平没吱声,一脸的为难。
  
      “那就甭去了。”赵山刚摆摆手,起身就走。
  
      王柱老婆赶紧道:“山刚,山刚,俺们不用他给钱,让他去你那里上班吧,只要他们一家的日子过得松快些就成。”
  
      “不?#23567;!?#36213;山刚冷哼着从胡文玲身旁挤过去,不慌?#24187;?#22320;往外走着。
  
      眼见着这么好的工作就这么飞走了,胡文玲不禁又气又心疼,跺脚撒泼道:?#26114;牵?#36825;俩老不死的现在有?#36824;?#38376;的女婿向着了,腰杆以后还不得挺到天上去啊?瞧瞧这有钱人说话就是硬气嗨,既然你那么有钱,又想来老王家当女婿,那就自己孝顺呗,干啥还装模作样地到俺家当清官!要说也是老王家人作贱,都傍上这?#21019;?#26412;事的爷们儿了,还非得上啥大学,想上大学还用家里借钱呀?男人有钱给出啊!”
  
      这番话一出口,屋内屋外当即安静了。
  
      静得?#34892;?#21487;怕。
  
      王柱两口子面面相觑,王海平也看向了南里间。
  
      这……
  
      想想二闺女王海菲今年十八岁,高中毕业也是个大姑娘了,出落得又漂亮——难不成,这赵山刚,看上咱家海菲了?要不?#20976;?#21643;就这么好心把海菲送回家,又帮着扛包拎包,还,还无端端就要给海平一份工作?还要让海平挣了钱孝顺爹娘。
  
      清官还难段家务事呢!
  
      他干啥这么操心?
  
      走到门外的赵山刚豁然转过身,掀开门帘?#31508;?#32993;文玲。
  
      被赵山刚平静到如一潭深水般的目光盯住,胡文玲顿觉浑身冰寒,腿肚子发软,身不由己地靠在了墙上,但还是低头躲避着赵山刚骇人的目光注视,一边倔强道:“看,看啥看,吓,吓唬我啊。”
  
      王海平回过神儿来,赶紧跑过去向赵山刚道歉。
  
      王柱两口子也吓坏了,?#28216;?#23460;里冲出来站到门口挡在赵山刚面前连番道歉,生恐这个凶名赫赫的赵山刚,一怒之下直?#24433;?#32993;文玲给活剐了。
  
      正躲在卧室里轻声哭泣的王海菲也赶忙跑出来,从父母哥哥身旁挤过去到外面,拽住赵山刚的衣角哽?#39318;?#21696;求道:“山刚大哥,你,你别生气,你千万别……就当给淳风一个面子,好吗?我求求你。”
  
      足足有两分钟后。
  
      赵山刚神色稍?#28023;?#20182;看着胡文玲,淡淡地说道:“让海平去我的公司上班,你要多少钱工资?”
  
      “啊?”胡文玲骇得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赵山刚又重复了一遍,道:“说个数,明天就让他去我那里上班。“
  
      胡文玲心下里一横,结结巴巴地说道:“一个月,咋,咋也得给一,一千,一千二,不,不,一千五……还得管,管吃住。”
  
      “工资两千五!”赵山刚一挥手,冷冷地说道:“管吃住,一个月三天假。每个月开支后给爹娘一千块!另外,?#19968;?#21040;村里听到有人夸你们两口子孝顺父母,每个月就给奖金五百块。要是听到什么不好的话了,立马?#28216;?#37027;里滚蛋!”
  
      言罢,他转身就走,走出几步后又转身回来,站在门口掀开帘子声色俱厉地指着胡文玲喝道:“我赵山刚是答应了别人,才会想着帮衬海平一把,和他的妹妹王海菲,没任何关?#25285;?#25105;以前,都不知道这?#23601;?#21483;啥!我告诉你海平?#22791;荊?#20320;给我记住了,以后要是再他妈敢胡咧咧,我赵山刚抄了你的娘家门!”
  
      这番话?#20302;輳?#20182;扭头大步离去。
  
      “海平,快,快去送送啊。”王柱老婆提醒道。
  
      “啊。”王海平回过神儿,赶紧往外跑去:“山刚,山刚……”
  
      王柱两口子惊魂未定地面面相觑着——今天遇到的这桩事,实在是太不可?#23478;?#20102;,让他们还以为自己在做?#25991;亍?br />  
      王海菲眼眶含泪地站在父?#24178;?#26049;,看着门外如同一头发怒的雄狮般大步离去的赵山刚。她知道,赵山刚说答应别人才会帮她的哥哥一把,那个别人,正是苏淳风。可是,苏淳风又凭什么,让赵山刚这样威名赫赫的人物,答应他来帮助这个家庭,而且,让赵山刚在如此愤怒的时候,依旧会强忍?#25490;?#28779;,给出了更高的工资,让哥哥王海平去他的公司里上班?
  
      忽然,王海菲想到了一件事——赵山刚的母亲,曾经疯了好多年,据说是?#36824;?#19978;身祸害的,前几年却突然就好了。
  
      那时候,苏淳风正好在东王庄乡中学上学。而且,王海菲记得好像正是从赵山刚的母亲疯病好了之后,赵山刚才开始和苏淳风认识,并且去学校里为苏淳风出头打架,从那时候起,让苏淳风在东王庄乡中学无人敢惹!
  
      苏淳风,跟着王启民学过点儿神棍的把戏,能除鬼驱邪!对此,王海菲可是亲眼所见的。
  
      赵山刚又是有名的大孝子!
  
      那么……
  
      聪慧的王海菲,似乎?#20011;?#32943;定了自己的猜测!
  
      屋?#27704;錚?#23433;安静静。
  
      当王柱两口子终于回过神儿,和女儿一起回屋时,吓?#27809;?#36523;瘫软靠在墙上的胡文玲,忽而咧开嘴露出满脸?#27900;?#21644;牵强的笑容,快步上前伸手搀扶住了婆婆的胳膊,尴尬地讨好着说道:“娘,那啥,您跟我爹回屋歇会儿吧。”似乎也觉得自己这般突然的转变?#34892;?#19979;作和让人难以接受吧?她赶紧松开婆婆的胳膊,快步走到桌旁,一边拿起暖壶往杯?#27704;?#20498;水,一边道:“天热,我,我给你们凉点水喝。?#28982;?#20799;,?#32676;?#24179;回来,去,去买点菜,晚上到堂屋吃饭吧,海菲刚从学校回来,也,也毕业了,咱们一家,一家人坐坐,庆贺下……”
  
      屋内,王海菲和父母,全都傻眼了。
  
      转变如此之快?
  
      过了会儿,王柱和老?#21734;?#35270;一眼,心有灵犀地想到了一句在农村久久流传的老?#21834;?#24694;人还需恶人磨!
  
      ……
  
      此时,黑色的桑塔纳2000驶离了东王庄村。
  
      坐在副驾驶位置的苏淳风微笑着问道:“山刚,之前听到你和海菲她哥?#30340;?#20960;句话,好像在海菲家里,发生了什么不愉快?”
  
      ?#29677;耍?#19968;点小误会,没事。”赵山刚无所谓地说道。
  
      “哦。”苏淳风点点头,也就没有再问。
  
      他本来就不是那种好事儿的人,只是因为赵山刚去了王海菲的家里,所以才会随口那么一问。而赵山刚也不是那种屁大点事情就爱叨叨的人,哪怕是这次确实在王海菲家里遇到了很不顺心的事,他也不想对苏淳风去抱怨什么。

亚马逊的秘密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