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低调术士 > 533章 有何不妥,让我来谈
    “看来,被我猜中了。[”苏淳风轻轻拍了下黄薏瑜柔滑光洁的肩头,道:“真正的术士,绝对不会收你这样的人做徒弟的,诚然,你在修行术法方面有着不错的天赋?#25163;剩?#20294;谈不上优越,最重要的是,你的年龄已经?#23545;?#36229;过了最佳修行年限,此生不论有何?#28982;?#36935;,不论多么勤奋努力,都不可能在术法修行上有多么高的成就。再者,你的家庭环境也不同于寻常人士,你父母皆为官员,父亲已是高居一县之长,如果你修行术法,一旦修为稍有所成,势必会与父母亲尤其是父亲的官气,形成?#26412;?#30340;冲突,这两者是自古以来不可调和的气势对冲矛盾。”
  
      黄薏瑜吃惊道:“这,怎么会这样?”
  
      “你恐怕,连气势,和术士气息这类基本的术法知识,都不知道吧?”
  
      “我……?#34987;?#34191;瑜无言以对。
  
      “薏瑜,玄学术法之密深奥复杂,其中禁忌颇多,我一时半会儿也跟你说不清楚。”苏淳风认真地说道:“不管是出于何种缘由,你现在都必须停止修行,否则的话,一旦在修行上进入了某个境界,到时候你后悔想要停止,都停不下来,甚至要付出自己以及亲人的生命为代价。”
  
      黄薏瑜眸子中闪过惶恐之色,道:“淳风,我,我只是,只是想要……可是我现在,我怎?#28147;?#32477;那个人?”
  
      “他是谁?”苏淳风神色一凛。
  
      “他是……听你这样一说,我也不知道他的身份,是真是假了。?#34987;?#34191;瑜羞愧地低下头,略显不安地说道:“他说他叫梁安,江南临州人,看起来也就三十多岁的年?#20572;?#22312;中海市经营一家普通的电子公司,是一个很儒雅的人,我和他,是在大学里偶然相遇的,他的表妹是我大学的同班同学。”
  
      苏淳风微皱眉想了想,在前世?#24466;?#29983;的记忆?#26657;?#37117;没有听说过这位叫做梁安的术士。当然,苏淳风也很清楚,自己前世在奇门江湖上接触到的,大多都是繁荣之后的奇门江湖上顶尖风流的人物,如果是寻常的术士,对他来说还真不会有什么接触,即便是接触了,也不会有什么深刻的印象,所以对此苏淳风也没有过多地去?#23574;猓?#20182;说道:“不论梁安是谁,从现在开始你立刻停止修行,从今以后也不要再接触术法这方面的修?#23567;?#21734;对了,你应该有梁安的联系方式吧?现在就可以打电话告知他,如果他有什么不满,我可以和他谈谈——你心理上不要有什?#27492;?#35859;师徒名分的压力,因为这?#36136;?#24773;,本来就不符合江湖规矩,是他有错在先了。”
  
      “还是我,我自己和他说吧。?#34987;?#34191;瑜轻咬朱唇说道。
  
      “也好。”苏淳风抬手轻揽黄薏瑜肩头,转身往回走去,一边语气轻松地说道:“有什么不妥,随时给我打电话。”
  
      ?#29677;擰!被?#34191;瑜轻声答应。
  
      此时心性要强的她,内心里?#20197;?#31967;的,有些心有余悸的后怕,又有些不明白,纵然是苏淳风阐述了修行术法的利害关系以及那个叫做梁安的人很可能?#26377;?#19981;轨,可自己怎?#28147;?#22914;此轻易地答应了苏淳风,不再修行术法呢?这样,是不是?#32536;?#22826;没有主见,太对苏淳风听之任之了呢?况且当初结识了梁安,得知有机会修行术法时,自己之所以惊喜不已地答应拜师修行术法,目的可不仅仅是好奇,而是想要成为?#24187;?#26415;士,从而能够在将来和苏淳风有更多的共同语言!
  
      如果以后不修行术法了,又怎么和苏淳风……
  
      那个梁安,到?#36164;?#20160;么人?
  
      为什么要对自己心怀不轨?
  
      如果仅仅只是贪图美-色的话,他完全可以施展神秘的术法来达成某些目的,又何必诱使自己修行术法?依苏淳风所讲,修行术法达到某种程度时,会对家人带来极大的危害!想到这里,黄薏瑜的内心忽然变得冰冷惧怕——她感觉自己好像不知不觉中陷入了一个精心钩织的大网?#26657;?#36825;张网的?#34987;?#32773;,正在等待着收网的时候。
  
      还好,有苏淳风这样一位朋友——看起来,他成竹在胸。而且,通过上?#25991;?#36215;?#24405;?#20063;确实证明了苏淳风在术法方面,有着极高的造诣,并且他在那个神秘的所谓奇门江湖上,有着一帮术法修为极高的朋友。
  
      两人一前一后回到了那间会客室内。
  
      王海菲笑吟吟地起身,主动拉着神色有些?#38480;?#30340;黄薏瑜坐下,微笑着轻声说道:“薏瑜,听淳风的,我们是朋友,他都是为了你好。”
  
      ?#29677;牛?#23545;不起海菲,你别介意。?#34987;?#34191;瑜红着脸说道。
  
      ?#38712;?#20040;会?”王海菲柔柔地笑道。
  
      黄薏瑜忽而想到了什么,忍不住和王海菲交头接耳地问道:“海菲,我刚才太紧张,忘了问淳风,他,他是怎么知道我……”
  
      “在这方面,他可是行家,当然看得出来。”
  
      “这倒是……”
  
      坐在?#21592;?#30340;王芮秀眉微颦,之前自己的挑唆就没能让王海菲生气,反而让王海菲愈发因为苏淳风和黄薏瑜的优秀般配,从而更加感到自身的幸福?#20197;恕?#32780;现在,王海菲?#31181;?#21160;和黄薏瑜表现出了如此亲密的关系,似乎摆明了就是要做给王芮看,让她这个?#23460;?#25361;拨离间的人难堪。
  
      这让王芮心里更加不是味儿,她忍不住故作玩笑和埋怨地对苏淳风说道:“淳风,大家都是老同学了,你和薏瑜还有什么?#37027;?#35805;背着我们说,太不够意思了啊。”
  
      “没什么,一点小小的私事,不方便对大家讲。”苏淳风淡然应道。
  
      “私事?”王芮掩嘴失笑,做打趣状对王海菲说道:“海菲,今天回去以后可要好好拷问他咯。”
  
      王海菲淡然一笑。
  
      黄薏瑜亦是?#35805;?#27861;发脾气,很显然王芮是在开玩笑,室内其他几位同学也都抱以轻松的笑容。但她仍旧有些?#38480;?#19981;已,毕竟大家都已经是二十岁的成年人了,男女感情问题上都很清晰地明白那条交际的红线刻在什么地方,所以她很是歉疚地向大家解释道:“其实淳风是和我说……”
  
      “我知道。”王海菲打断了黄薏瑜的话,微笑道:“还是别当着大家的面说出来了,能帮则帮,帮不上淳风也不能怪你什么,毕竟你父亲的职务在那里摆着,总不能因为我们同学的关系,让你的父亲为难,不是吗?”
  
      苏淳风微微一笑。
  
      黄薏瑜很是聪慧地点了点头。
  
      于是在座几位就都面露了悟的神色,就连王芮也不好再提及这方面的话题去开玩笑了——很显然,苏淳风是代表着万通集团,有事相求金州县县委书记王培,在某些方面为万通物流开一下绿灯,而这?#36136;攏?#22996;实不方便说到明处。
  
      大家心知肚明便好。
  
      只是王芮还是有种被噎住了的憋屈?#26657;?#36824;有种自取其辱的羞愧?#23567;?br />  
      因为她很清晰地察觉到了室内其他几位同学看向她的眼光?#26657;?#37117;流露出了明显的讥讽和轻蔑——不懂事!
  
      ……

亚马逊的秘密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