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低调术士 > 713章 火车上过年的师徒
    临边市地处南疆边境,这里多少年来便是走私、贩毒、制毒、制枪的高犯罪率地区,毒贩、人贩、走私玉石等贵重商品甚至还有军火的贩子……
  
      可以说打都打不绝。
  
      而且,最令官方头疼和民众惶恐的是,枪支泛滥!
  
      许多境内外的毒枭,都有着自己的私人武装。同时,在这里只要你有足够的钱还人脉,甚?#32842;?#32852;系到国外的佣兵势力为你杀人放火。而偏居南疆临边市经营多年的伏地门,自然也是当地数得上的强大势力。
  
      因为,?#35828;?#27665;风彪悍,经济文化政治各方面都极为落后,加之少数民族众多,民众们普遍有?#25490;?#37057;的根深蒂固的迷信思想,而能够施展出一些诡奇神秘术法的伏地门众人,自然也就会受到诸多贫困民众乃至于强横民间势力的顶礼膜拜。伏地门?#26657;?#24278;永善和蔡理,以及一些精英弟子们,很多时候还会跨过边境,去为一些境外势力做事——当然,他?#19988;不?#24471;到丰厚的回报。
  
      而精明过人的蔡贤,决不?#24066;?#20239;地门中任何人,参与毒品、军火、走私的交易。
  
      这是底线。
  
      他不?#24066;?#20239;地门愚蠢地去触碰底线,因为一旦做了这些事,又被牵连曝光出来,就不仅仅是面临强大的官方打击了,整个奇门江湖都会将他们排斥在外。很显然,那些制毒贩毒走私军火连生死都不顾只看得见利益的武装势力,绝对不可信任。
  
      另外,伏地门,不插手其中的生意,就没有所谓的竞争,他们可以左右逢源,受各方礼敬……
  
      每年得到的孝敬,绝对极为丰厚。
  
      这就够了。
  
      当然,如果现在伏地门想要从境内外的那些武装犯罪势力手?#26657;?#20511;调几个武装人员,干点儿杀人放火的勾当,不过是打一个电话的小事。
  
      所以蔡理点?#29359;?#21644;着廖永和的话,道:“对,还可以不惜代价地联系警方、临边市的黑-道力量,在整个临边市的所有地区,排查任何可疑人物。以我们所能联系利用到的各方势力,在临边市的地界上,哪怕刁平钻进山洞里,也能找到他。”
  
      蔡贤稍作思忖后,道:“警方不能惊动,因为很快就会有奇门江湖上的人赶赴临边,不管他们是不是真心来帮助伏地门寻找围杀诡术传承者的,至少,不能让他们知道我们伏地门,靠警方来做事了,这是奇门江湖大忌。境外势力也绝对不可以动用,这也是奇门江湖大忌。不过,临边市的黑-道势力,可以动用一下,还有那些毒贩子,他们耳目众多极为灵光,再?#26657;?#23433;排几个枪手,以备不时之需吧。”
  
      “是!门主!”廖永和狞笑着起身,大步走了出去。
  
      “慢着。”蔡贤悠悠地品了一口茶,不慌?#24187;?#22320;说道:“和你蔡理师兄一起出去,非常时期,要多加小心,另外,让那些人,也注意下王启民这个人。”
  
      “是。”
  
      蔡理起身,和廖永和一起走了出去。
  
      蔡贤轻轻地叹了口气,道:“永善,那些药童,都解决干净了吧?”
  
      “门主放心,就连所有房间的术阵都拆除了,术阵、术法痕迹气息,全都清除得一干二净。”廖永善略?#34892;┛上?#22320;摇摇头,道:“十?#24187;?#33647;童,无不是药效俱佳的中品,?#19978;?#20102;……唉,以后再想要找到这么多,可就难咯。”
  
      “以后,尽量不要再用药童了。”蔡贤摆摆手,道:“奇门江湖已经?#31508;ⅲ?#32780;我伏地门,经此一事正式踏足奇门江湖,无法再偏居南疆临边之地,悠然清静不为人知了,所以,小心为妙。”
  
      廖永善点了点头。
  
      ……
  
      ……
  
      正月初四,临边市的火车站里,人影稀落。
  
      戴着?#24524;?#24125;,衣着淡薄,身形瘦小的刁平,拎着黄色的老式帆?#21450;?#30331;上了开往春城市的火车。
  
      火车开动时,刁平坐在窗前,望着车窗外冷清的站内景物,面露出一抹狰狞的冷笑,?#21335;?#30528;:“伏地门,现在没有人能踏踏实实睡得着觉了。想必,他?#19988;?#32463;倾尽全力,动用所有的人脉资源,开始在临边市掘地三尺地寻找我吧?不久之后,奇门江湖上,?#19981;?#26377;人?#31995;?#20020;边市来了……?#19978;В?#20182;们什么都不会找到。当他们愤怒、疲惫、失望,渐渐放松的时候,我,会再回来的!”
  
      思忖一番后,刁平面露出腼腆的,有那么点儿幸福的笑容,从帆?#21450;?#37324;拿出一条玉溪香烟,?#23547;?#35065;扔到行李架上,起身往另一节车厢走去。
  
      那节车厢里。
  
      乘客同样稀少,也就四五个吧。
  
      中间位置,?#30475;?#22352;着一位戴棉帽和黑框老花镜,穿着陈旧的军绿色棉大衣的老人,他满脸皱?#30130;?#33080;颊红润,几道长寿眉垂至与鼻尖相齐,花白的胡须修饰得很整齐,手里捧着一份报纸,专心致志地看着,颇?#34892;?#23478;境落魄的老学者风范。
  
      刁平手里拿着?#21497;?#30452;走到老人的面前,然后坐在了老人对面。
  
      老人眼皮都未抬,看到不看刁平一眼。
  
      “师?#31119;以?#23601;知?#28389;?#19968;?#22791;?#38543;在我身边了。”刁平一脸讨好的神色,笑嘻嘻地把烟放到了小桌上,道:“您放心,买烟的钱,都是我从那些该死的?#19968;?#36523;上翻出来的,他们还真有钱,身上总是带很多现金。”
  
      简单易了容,但即便是熟人也很难一眼认出他的王启民,将报纸放下,脸上没有丝毫被徒弟识破的惊?#32676;?#24778;喜,淡淡地叱责道:“没出息!”
  
      “徒儿知道错了。”刁平立刻低下头,一副老实?#24466;?#30340;模样。
  
      “一共也就几千块钱吧?”王启民轻轻叹了口气,舍不得多加责备这个命?#19997;?#22391;凄惨可怜,且将来注定会被许多人恨之入?#29301;?#24517;然早死,所以更可怜的徒儿。他神色和蔼,语气淡然地说道:“从死人的身上翻钱,容易留下指纹……虽然伏地门不会去报警让警方介入调查,反而会以突发疾病的死因去帮你掩?#29301;?#20294;小心驶得万年船,你不该为了这点儿钱而起贪心,万一被警方查到的话,就太不值了。”
  
      “师?#38468;?#35757;的是。”刁平表情诚恳,继而又做了个鬼?#24120;?#35752;好地说道:“师?#31119;?#25105;以后再也不了,但既然钱都到手了,东西也买了,您就收下吧,大过年的,我这不是就想着,给您?#19979;?#28857;儿年货,孝敬您嘛。”
  
      就在这时,火车上的售货员懒洋洋地推着售货小车走了过来。
  
      正是过年的时候,乘客太少了。
  
      所以,售货员走完这一趟,大概要好久才会再过来。
  
      王启民神态温和地叫停了售货员,在小车上拿了瓶白酒和一袋花生米,刁平赶紧掏钱把账给结算了。
  
      “行李箱里,有方便面和咸菜、火腿肠、鸡蛋,拿出来。”王启民道。
  
      “哎。”刁平立刻弯腰从座位下把师父的行李箱拽出来,拿出王启民之前就买好的一些食物,又把那条香烟拆了,取出一包,剩下的塞进行李箱。
  
      “过年了,陪着师父喝两杯。”
  
      “好,我给您老拜年了!”
  
      刁平起身,就在?#31456;?#33853;的火车车厢里,双膝跪地,给王启民磕了一个头。
  
      一老一少,在临边市开往春城的普快列车上,小酌。
  
      过年了!
  
      奇门江湖,也好像?#24125;?#22825;了。
  
      ……
  
      ……
  
      与此同时。
  
      数千里之外的豫州省平阳市金州县乡下。
  
      苏淳风开着车刚刚来到王海菲哥哥王海平的家门口——王海平两口子这几年在山刚农贸公司工作,赚不到大钱,但相对比村里的寻常人家,已经算得上富裕户了。这不,去年春天他申请了一块方基地,盖起了一栋颇为豪华的两层小楼,比之东王庄村赵山刚几年前盖的那栋宅子,看起来还要气派得多。到了冬天,王海平夫妇就把父?#30422;?#20063;都?#27704;?#23429;子那边接到小楼住,因为这边?#23637;?#28809;采暖的。
  
      王海燕和王海菲过年回到村里,当然也住到这边。
  
      ?#29575;?#19978;,王海平夫妇平?#26412;?#22312;市里公司给安排的宿舍居住,两个孩子留在村里父?#24178;?#36793;,老人负责带孩子,接送孩子上学。
  
      自从王海平在山刚农贸公司开始工作之后,刁蛮的老婆胡文玲这几年真的是服服帖帖,老丈人丈母娘那边,也不敢随便对这位女婿指手划脚吆五喝六,而且确实家里条件越来越好,胡文玲也愈发孝顺公婆——说白了,谁不想落下个好名声?当初那么斤斤?#24179;?#21644;丈夫?#24120;?#21644;公婆?#24120;?#36824;不是为了钱?
  
      当然,胡文玲这?#20013;?#23376;的人,之所以改变的主要原因,还是王海平愈发强势,再有当年赵山刚的威胁,还?#23567;?#20004;个小姑子,大的王海燕,?#20449;?#21451;是赵山刚,小的王海?#30130;信?#21451;,现在应该说准姑爷,是苏淳风!
  
      给胡文玲天天吃熊心豹子胆,她也不敢在这个家里面说话大点儿声了。
  
      一个个的,哪是她这样的人能招惹得起的?
  
      这不,本来正月初四,是闺女携家带口回娘家拜年的日子,因为赵山刚和苏淳风这二位今天要登门拜年,所以胡文玲就主动和娘家那边打招呼,说是下午再过去磕头拜年,中午在家里忙活着招待亲戚呢。
  
      苏淳风下车,正好看到王海菲从家里出来,笑道:“干啥去?”
  
      “刚巧?#28216;?#37324;出来,听见车停的声音,就出来看看。”王海菲?#36710;?#20799;红扑扑的,说道:“快进屋吧,外面怪冷的。”
  
      “嗯。”苏淳风转身从车上拿礼品,忽而想到了什么,笑道:“我先去王老师家里看看。”
  
      “等着我,我去穿上羽绒服,陪你去。”王海菲转身匆?#19968;?#21040;家里,穿了羽绒服出来,挽住苏淳风的胳膊,一起往大街上走去,一边柔声道:“这几天我有留意过,王老师家里,没人回来。”
  
      苏淳风点了点头。
  
      ……
  
      ps?#20309;也粒?#36807;十二点了!
  
      四章!
  
      嗯,月票月票月票!
  
      明天继续最少四更!
  
      术友们助我!
  
      

亚马逊的秘密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