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低调术士 > 771章 明里,暗里.

  
      奇门江湖,乃至全球术法界,几乎都为魔门开启之事忧虑,一筹莫展之际,一些深知暗中争斗内幕的江湖人士,却都抱着极为淡定的心态,丝毫不去顾虑魔门会在某个时刻令人毫无防备地开启。
  
      因为,历史以来发生这类?#24405;?#37117;是由山门牵头,官方引导,江湖群雄并起出力冲锋陷阵,最终山门一锤定音。而现在,山门和官方、诡术传承者、苏淳风之间,还?#34892;?#24773;勾心斗角……说明局势其实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紧张。至少,魔门开启的时间和地点,山门应该已经心里有数,且有足够的把握去应对此?#25991;?#38376;开启。
  
      但除却华夏的奇门江湖上少许人看透了这些之外,国际术法界的各大势力以及法师?#29301;?#21364;并不清楚。
  
      或者说,即便是清楚这些隐秘,也不得不跟随山门、佛门密宗的脚步。
  
      因为谁都清楚,再如?#25991;?#36798;?#19978;?#20114;的信任,都是国际术法界联席会的成员,内心里都有着提防和竞争的意识,人性本私,完美的组织和机构,只能存在于幻想?#23567;?#20026;了避免魔门开启时过度地请求华夏奇门江湖上的帮助,导致将来在国际术法界的舞台上华夏奇门江湖一家?#26469;螅?#20182;们就得站在山门?#22836;?#38376;密宗,或者说,更多地站在佛门密宗的队列当?#23567;?br />  
      而奇门江湖绝大多数势力,则是考虑到山门终究不涉红尘事,待魔门开启?#24405;?#35299;决,待诡术传承者问题解决……将来真正?#25512;?#38376;江湖有着直接关系的,还是官方机构。
  
      所以,有必要借助于山门、佛门密宗难得出手与官方抗衡的时机,挤压官方的权威,从而为奇门江湖的将来,争取到更多的话语权和主动权。
  
      于是此次大会,就在山门?#22836;?#38376;密宗的刻意引导和造势下,?#33268;?#21046;定出了针?#38405;?#38376;开启?#24405;?#30340;应急预案,并针对诡术传承者一事,再次向华夏官方机构施加压力。
  
      同时,也对平阳系术士代表龚虎、苏淳风施加压力。
  
      至于王启民……
  
      在苏淳风授意之后,会议的第二日清晨,王启民便不辞而别。苏淳风和龚虎,则是出面拦下了跟踪王启民的佛门苦行僧人。当然此次对峙,双方都极?#24515;?#22865;地没有发生冲突,亦没有告知任何人。
  
      皆心知肚明。
  
      三天的大会结束之后,苏淳风驾车载着龚虎回平阳。
  
      龚虎在车里端着烟枪抽个不停,嘴里一边骂骂咧咧地说道:?#26263;?#20102;个?#26263;模?#37027;些秃驴和杂毛,全都是些怂包,?#24515;?#32784;当面锣对面鼓地打一架,一个个都他妈?#26263;?#20687;个好人似的,歪理从他们嘴里说出来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简直不要脸……我?#30340;?#23567;子也是个怂包,自己不跟他们争吵,不敢当场抽他们的耳?#24043;?#20063;就算了,还拦着我……”
  
      苏淳风哭笑不得。
  
      在京城此次国际术法界大会的三天时间里,任何一方势力都没输,说到底大?#19968;?#26159;都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私下玩弄阴谋,表面上各持已见却必须保平衡。唯一输了的人,就只有龚虎了。
  
      吵架这种事儿,不是?#30340;?#33086;气暴躁嗓门儿大骂得难听,你就能赢了。事实上,龚虎在大会上几次破口大骂甚至要挥手打人,可山门、佛门密宗的代表?#29301;?#20173;旧是一副平平淡淡没有丝毫烟火气的模样,好像大度,又像是不?#21152;?#21644;龚虎一般见识,龚虎暴躁时,他们闭嘴不吱声,看都不看龚虎,轮到他们发言时,仍旧淡然而平静地讲述他们的道理。
  
      就这样,龚虎被气得几乎要狂躁。
  
      得亏了苏淳风在场,?#31508;?#21051;刻拦着龚虎,否则以这位邪不倒的脾气,搞不好还真?#36879;?#24403;场施术杀人了。
  
      “龚伯伯,您这脾气也多少收敛点儿。”苏淳风微笑着?#26263;潰骸?#29616;在局势就这样,山门、佛门密宗大举入世,国际术法界各方势力被魔门开启?#24405;?#29301;制,又有着各自的利益打算,不得不?#26469;由?#38376;?#22836;?#38376;密宗,奇门江湖上诸多势力也是坐观涛生云起,如果没有官方和山门、佛门密宗理念上有冲突,还能起到制衡的作用,他们早就不惜大动干戈了。咱们的实力相对还是很淡薄的,尤其是王启民老师?#25512;?#23043;,虽然诡术被正名,但那只是官方强行拍板通过,事实上在奇门江湖上很不得人心,所以啊……现在不能冲动,更不能主动挑起事端,给山门、佛门密宗大打出手的借口。”
  
      龚虎气呼呼的,却没有接话。
  
      他脾气暴躁易冲动,平时也大大咧咧看起来没心没肺的样子,但事实上,心里像个明镜似的,什么都明白。但很多时候,确实是性格的缘由,总是克制不住地往上冲。而且他觉得,己方一台戏,总得有唱红脸和白脸的,既然在算计方面不如苏淳风这小子,那干脆自己?#36879;?#36131;唱白脸,反正他娘-的在江湖上已经落下这么个破名声了,俗话说虱子多了不咬,爱咋咋地吧。
  
      见龚虎没有接话,苏淳风便笑着说道:“龚伯伯,?#28982;?#21435;之后,你如果方便的话,就到铁卦仙的居住地附近租个房子住上两年吧。”
  
      “为什么?”龚虎诧异道。
  
      “虽然程老前辈?#23637;?#19981;出,可他知晓天机太多……”苏淳风轻?#31350;?#27668;,道:“卜算宗师入了醒神,便有口出成谶的玄妙,他老人家卦算让平娃寻仇三年,必能大仇得报,我担心山门?#22836;?#38376;密宗的人,会从中作祟,即便是不去明目张胆地施术针对铁卦仙,可他们让如果以山门术改动天地运势,间接与铁卦仙斗法,也可能会伤害到程老前辈,所以我觉得,您居住到他的家附近,万一有什么事也好有个照应。”
  
      龚虎皱眉,道:“这不是扯淡么?山门的人施术改运势,以老瞎子当?#26263;?#20462;为,还会怕了对方不成?”
  
      ?#26263;?#22914;果他们走极端,施术隔绝金州县甚至平阳市,断了程老前辈与天地的感应呢?”
  
      “你是说……”
  
      “小心驶得万年船。”苏淳风轻叹了一口气,道:“我们势单力薄,总要?#20174;?#32504;缪。当然,您老也不用太担心,毕竟距离金州县城不过几十公里远的平阳市,还有半圣冯平尧老先生呢。另外,这次在京?#29301;一顾刀?#20102;石?#21482;?#22823;师,帮忙盯住了平阳地界的风水变化。”
  
      龚虎神情严肃地点了点头。
  
      ……
  
      ……
  
      中午时分,金官庄市市郊。
  
      刁平在公?#25918;?#19968;家普通的饭店里吃了份炒饼出来,站到?#25918;缘?#20844;交车,打算去往火车站。
  
      一年多来他的寻仇之路,几乎等同于是在天南海北地旅游。
  
      随心而走,到哪里想停下了,就遍游当地的名胜古迹,?#27704;?#19981;买什么纪念品,不拍照,也从不会打车去哪里,要么坐公交车,要么是步行,走到哪儿算哪儿,很多时候甚至连旅店都不住。
  
      身后的饭店里,一位西?#26696;?#23653;的青年出来,缓步走到了刁平的身旁。
  
      “不想死,就别惹我……”平娃冷冷地说道——在饭店里的时候,他?#36879;?#30693;到了这位青年身上的术士气息。
  
      还好如今的刁平戾气已抹平,否则他早就不由分说地施术杀人了。
  
      青年微笑道:“我姓刘,刘学树。”
  
      “刘学树?”刁平微微皱眉,浑身紧绷的气机放?#19978;?#26469;,态度却仍旧冷漠地说道:“你是官方的人,来找我做什么?”
  
      “我们换个地方谈话,如何?”
  
      刁平想了想,点头应下。
  
      刘学树返身回到饭店前,驾驶单位专门让他开出来的那?#31454;?#33394;奥迪a6,到了刁平身旁。
  
      刁平拉开车门上车。
  
      奥迪a6缓缓驶离。
  
      远处。
  
      一处凸起地面大?#21152;?#19971;八米高的丘陵上,两位苦行僧人望着那?#31454;?#33394;奥迪a6轿车驶离,对视一眼,双手合十道一声阿弥陀佛,向丘陵下方走去——他们没想到,官方的人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24551;?#38517;上下来,两位苦行僧沿着田间小路往公路上走去,丘陵后方,?#33268;?#38470;续续走出来六位穿着相同的苦行僧。
  
      总计八人。
  
      八僧伏魔时,能?#23665;?#21018;身。
  
      在八位苦行僧沿着公路,行走到附近一个繁华小镇上时,一?#31454;?#33394;的奔驰轿?#20302;?#22312;了他们的身前,金官庄古家家主?#26049;?#30333;,从车上下来,理了理深灰色的西装,抬手拦住了八位苦行僧,颇为恭敬地说道:“各位高僧,鄙人?#23637;牛?#21517;岳白,这里是金官庄市,鄙人不才,生于长于?#35828;兀?#22312;家中略备斋饭和财物,想请各位到家中一叙,可否?”
  
      “多谢施主。”当先一位僧人合十躬身,道:“贫僧与众师弟不敢登门?#24230;牛?#36824;请古施主谅解,有什么话,便直说吧。”
  
      ?#26049;?#30333;笑了笑,道:“各位高僧,给鄙人一份薄面,不要在这金官庄市的地界上,做些什么过激的事情……否则的话,鄙人也只能出手阻拦,倒不是我古家对佛门密宗有什么抱怨,只是人在奇门江湖,总要讲求一份情义和道义,还望各位高僧,莫要让鄙人为难。”
  
      “?#26049;?#30333;,这,算不算是你在诡术传承者?#24405;?#19978;的态度?”带头的僧人神情冷漠地?#23454;饋?br />  
      “我古?#39029;?#20013;立的态度。”?#26049;?#30333;笑道:?#26263;?#22312;金官庄市一带,我的态度就是这样,还请各位高僧体谅。”
  
      带头的僧人轻?#31350;?#27668;,合十躬身施礼,带着一众师弟离去。
  
      ?#26049;?#30333;负手而立,?#20811;?#20960;名苦行僧远走。
  
      这,就是江湖。
  
      在京城国际术法界大会上,?#26049;?#30333;如奇门江湖上诸多宗门流派世家的代表那般,不去卖苏淳风的面子,而是从己身?#24466;?#28246;的大局出发,对官方强行为诡术正名一事提出不满和质疑,希望官方能收回之?#26263;?#20915;定。
  
      但从另一方面来讲,古家、耀?#39318;凇?#38738;鸾宗等等等等,谁也不会真的想要去与苏淳风站在对立面上。
  
      这,是两码事——新时代了,奇门江湖上各大势力,在当?#26263;?#23616;势下,也没谁想和诡术传承者为?#26657;?#20182;们现在,只是要保持一个态度,争取将来的主动和利益。毕竟,他们和官方在某些方面的立场,是不同,或者说,是对立的,永远不可能调和的。
  
      至于诡术传承的永生之秘,谁都想得到,可但凡传承?#33258;?#27987;厚的势力,谁都不会傻乎乎地去了这还不一定存在,传说中的玩意儿,从而去不惜代价的去和诡术传承者势同水火。
  
      他们注重的,还是现实利益。
  
      金官庄市长途汽车站。
  
      黑色的奥迪a6轿车里,刘学树坐在驾驶位置上,点了一颗烟,幽幽地说道:“你在金官庄市的行踪,被佛门密宗的人知道了,所以罗主任委派我过来,替你挡一下。”
  
      刁平?#32842;?#20102;一会儿,道:“谢谢。”
  
      “以后,要小心些。”刘学树微笑着看向?#32842;?#23521;言的刁平,道:“虽然你和你师父都修为高深,诡术攻击力更是霸绝天下,可这世上,没有绝对的无?#23567;?#23545;了,我问你个问题,是我私人问的。”
  
      刁平看向他。
  
      “将来魔门开启,事关整个人类的安危。”刘学树叼着烟,把车?#21543;?#24494;打开一些,道:“你和你师父,会?#25512;?#38376;江湖、山门、佛门密宗,并肩应?#38405;?#38376;开启一事么?”
  
      “官方不是为我们诡术正名了么?”刁平答非所问地?#27425;实饋?br />  
      刘学树略显诧异:“嗯,没错。”
  
      “所以,?#19968;?#20986;手,我想,我师?#25954;不?#31572;应出手的。”
  
      “那就好。”刘学树笑了笑,抬手拍拍刁平的肩膀,道:“辛苦了……再提醒你一下,山门?#22836;?#38376;密宗,也都在?#20961;?#20239;地门的行踪,留点儿神,尤其是小心佛门密宗的那些苦行僧。”
  
      刁平点点头:“多谢。”
  
      “好了,我该走了。”刘学树笑道:“你是打算让我载你一程,还是自己坐长途汽车出发?”
  
      “我自己坐车。”
  
      “那好吧。”
  
      ?#38712;?#35265;。”
  
      刁平推开车门下了车。
  
      不远处。
  
      戴着一顶鸭舌帽的王启民,蹲在路边的人行道旁,抽着烟,身旁放着一个土黄色的老式旅行包,就像是,一位到市里来寻亲或者打工的老农。
  
      刘学树隔着后视镜看到了王启民,便笑了笑。
  
      国内,在寻人盯人方面,谁能比得上,国?#19968;?#22120;?任何一方,一举一动,尽在官方的监控之下。
  
      ...  

亚马逊的秘密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