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春色 > 第九百一十九章 琵琶行
        七月初,朱高煦的庞大?#28216;?#25269;达了中都凤阳。大伙儿将在城中住两晚,等明天朱高煦率文武官员、去皇陵祭祀之后,后天大队便出发继续北行。
          城中有一座皇城,因为凤阳是朱家的老家、祖坟所在的地方。然而平素基?#20037;?#26377;皇帝来住,朱高煦过来祭拜祖先,当然住在自家的皇城里。
          中都的皇城修得不错,木材玉石用料、规模上可能比不得京师的皇城,但宫阙建筑一应俱全,琉璃瓦重檐顶的城楼、三大殿都?#23567;?#26417;高煦坐车进了皇城后,只觉这里整洁华贵,建造时也应该花费了不少人力物力。
          但是朱高煦很快发觉、?#35828;?#30340;气氛与京师皇城完全不同。最重要的不是建筑的察觉,而是缺人气。
          “万岁,万岁……”马车外面传来了人声。朱高煦挑开车帘,看着砖?#25918;员?#36330;伏的人群。大半都是老人,有头发花白的宦官,也有变成了老妇的妃嫔宫女。
          住在这里的人、都过来迎驾之后,前边的宫殿之间就更冷清了,几乎看不到一个人影。
          艳阳高照,宫殿层层,朱高煦却莫名有一种奇怪的隐隐凉意,只觉?#35828;胤路?#19968;座典雅凄冷的鬼城。又让他想起了、以前那些空心化的小城镇。不管中都皇城修建得多好,没有人,一切都是枉然。
          行程是明日祭拜皇陵、后天一早出发,如此安排正合朱高煦心意。他?#25112;?#30343;城,就感觉?#35828;?#27785;闷得无聊,实在没甚?#26149;?#36887;留的。
          皇帝的銮驾仪仗继续往北走,朱高煦坐了一整天马车,只等到了下榻的宫殿,好歇一会儿……
          而此时,锦衣卫指挥使张盛、随行的太监曹福早已到了里面,他们带着人,既要部署警戒岗哨,也要为皇帝妃嫔们的起居饮食准备好东西。
          ?#30475;?#26417;高煦出行,身边带的近侍大太监、几乎都是曹福。皇爷可能也没多想,但曹福心头明白,皇爷必定对他办事很满意。
          曹福对?#24466;?#26469;的肉与菜蔬瓜果,先派人仔细检查。等皇爷妃嫔们用晚膳的时候,他还要安排人试吃,管事儿十分细致上心。
          他亲自安排好人手之后,又带着两个小宦官在周围走动巡视。走了两圈之后,忽然听到前方有人似乎在说话。曹福循声走过去,便看见有个妇人向他招手,唤道:?#23433;?#20844;公。”
          曹福向那妇人走近,站在那里的锦衣卫校尉抱拳道:?#23433;?#20844;公认识此人?”
          被锦衣卫拦住的女子,穿着汉人的襦裙,但曹福很快就想起来了,这女子是?#26448;?#20154;陈仙真。曹福便道:“认识,你们暂且不用管了,咱家与她说。”
          锦衣卫校尉抱拳应了一声,便不再理会陈仙真。
          曹福寒暄道:“陈仙姑住在这里呀?”
          陈仙真的眉头微微一皱:“?#19968;?#33021;去?#27169;俊?br />          曹福四顾周围,指着前边一间空房子道:?#38712;?#20204;坐着说会儿话。”这周围很多空房子,整个中都皇城的人也是不多。
          俩人同行走进房门,陈仙真便开口道:“当年曹公公把我送给大明皇帝,现在就打算把我关在这牢笼里、孤独终?#19979;穡俊?br />          曹福听到这里,脸色一变说道:?#38712;?#23478;好?#27169;?#26412;想让你享受富贵。你倒好,?#26377;?#21493;测,险些连累了一大堆人。”
          他说得是几年前的事。事情大概是,陈仙真?#24433;材?#37117;督府、被人送到了京师;却因为?#30563;?#30340;阮景异被陈仙真陷害、?#25307;?#25104;怒,阮景异交代了陈仙真与?#26448;?#21467;首黎利等人的事、说他们之间曾有来往。
          因此陈仙真被怀疑,接近皇帝要图谋不轨。又因事情牵连到张辅(张辅献上的陈仙真),皇帝就没有深究,连罪也没定,直接叫人把陈仙真打发来了凤阳。
          陈仙真摇头道:“我要在这里?#36824;?#19968;辈子了,如果曹公公真觉得、全是我自作自受,今日怎还愿意与我说话?”
          曹福竟然被?#39318;?#20102;,愣在那里说不出话来。他只好摇头道:“你这个妇人,满嘴谎言。当年你若真的?#26377;?#21493;测,?#20202;?#19981;是自作自受?”
          他以为,陈仙真又要为当初的事辩解,不料陈仙真的回答很让他意外:?#23433;?#20844;公见过几个不说谎的妇人?”
          曹福看了她一眼,说道:“皇爷是大明朝的圣君,天下亿兆人心之所系。不管有没有凭据,只要对皇爷有半点不利,便不能靠近皇爷半步。”
          “是吗?”陈仙真看着曹福道,“你就没有半点?#21483;模?#24403;初陈太后挑|拨离间,让我得罪了曹公公,曹公公没有从中说?#19968;?#35805;?”
          曹福立刻抱拳道:“奴婢对皇爷忠心耿耿,哪有半点?#21483;模俊?br />          俩人正说得不太愉快,陈仙真?#26149;?#28982;不再与曹福争执了,缓了一口气,叹气道:“我现在已不恨皇帝,黎利与阮荐等人都死了,我一个妇人还能做甚么?”
          曹福没有理她示弱,依旧神情很凶地说道:“你心藏祸端,若非皇爷仁厚,这样的人早被凌迟处死、诛灭九族了!你还不知好歹,?#20197;?#24680;皇爷?”
          陈仙真仍没有气恼,又叹了一口气:“这里真的就像坟墓一样,简?#27604;?#20154;发疯,我也不知道,究竟怎么熬过了几年光阴。”
          曹福呵斥了?#22919;洌?#20063;觉得没意思,便道:“既然皇爷不杀你。你若求咱家,咱家可以帮你想想办法,让你回?#26448;?#22269;,咱们就算两清了。”
          “回?#26448;?#22269;?”陈仙真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曹福。
          曹福也一脸困惑:“你不是在凤阳住不惯?”
          陈仙真皱眉道:“陈太后恨死我了,她现在掌管?#26448;?#22269;的大权。我家也被她抄了,回去怎么过活?”
          曹福回忆了一会儿,说道:“你家不是陈太后抄的,是?#26448;?#22269;当地的豪强;他们见你家大势已去,便?#27809;?#25171;劫发财。陈太后亲笔上书说过这件事,她还敢欺君不成?”
          “唉。”陈仙真坐到一条?#39318;?#19978;,一脸颓丧地垂着头,好像在想着甚么。
          曹福见状,说了一句?#27809;埃骸?#20013;都皇城是皇?#24050;?#30528;的,怎么着也不缺吃穿,总比那些饿?#20146;?#30340;人好。”
          他见陈仙真依旧苦闷地坐在那里,便又道,?#38712;奐一?#26377;别的事,告辞了。你既不想回国,就好生呆着,别再靠近?#35828;兀?#26377;锦衣卫把守。”
          曹福走到门口,忽然听陈仙真的声音?#23454;潰骸?#25105;得罪过曹公公,你不记恨了?”
          曹福转头看了她一眼,只觉这女子也挺惨的,便道,?#38712;?#23478;虽是阉人,却也没妇人那般小气。何必与你一般?#24179;希俊?br />          他说?#31449;?#30452;走了出去,心道:这中都皇城与冷宫没区别,人们一旦被送到这里,一辈子就耗在?#35828;?#20102;。除了极少数在京师有大人物搭救的,比如马恩慧。因此住在这里的人,恩怨已不再重要。
          再说刚才他们提到的那件事,时隔几年回头一看、不过是件小事。主要是因为陈仙真不听话,?#31508;?#38472;仙真与?#26448;?#22826;后生了?#31096;海?#26361;福知道皇爷看重陈太后、?#25512;?#34962;太后,遂与这个陈仙真吵过一次,闹得很僵。
          于是曹福离开后,很快就把陈仙真的事给忘了。
          酉时过后,皇爷与?#20351;?#22915;、贤妃等在宫殿里用晚膳,曹福便全心都在这件事上了。他也不进饭厅,只在隔间里亲自守着,看一排老宦官宫女们试吃,检查他们是不是吞下去了。等一会儿都没事,曹福就?#26377;洌?#21483;宫女?#21069;?#33756;肴往里送。
          ?#35828;?#26465;件还是比不上京师?#20351;?#19968;时间没找到会弹琴助兴的,做菜的厨子也很普通。菜肴都送完了,曹福这才离开宫殿,到?#21592;?#30340;廊屋里自己吃饭。
          夜?#21796;?#20020;之后,周围的灯台陆续被点燃。不过曹福猜测,平素恐怕不会点这么多灯。他走到宫殿门口,问出来的一个宫女:“皇爷就寝了吗?”
          宫女端着一个盆,仍急忙屈膝道:?#23433;?#20844;公,圣上还在写字。”
          曹福点头道:“去罢。”
          就在这时,西边不知甚么地方传来了一阵弦声。声音隔得有点远,但入夜后这里特别安静,所以弦声清晰可闻。
          曹福正想找人去问,谁那么大胆,天黑了还在这里弹曲子打搅圣驾。不料皇爷走了出来,先问出了这句话,“谁在弹琵琶?”
          “奴婢即刻去,将那人揪出来。”曹福弯腰道。
          这时,那弹琵琶的人竟唱了起来,“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主人下马客在船,举酒欲饮无管?#25671;?#37257;不成欢惨将别,别时茫茫江浸月。忽闻水上琵琶声,主人忘归客不发。寻声暗?#23454;?#32773;谁?琵琶声停欲语迟……”
          曹福听到声音,脸色已变得相当难看。因为他听出了声音,正是陈仙真在唱。他早就该知道的,陈仙真以前就?#27704;?#19981;听他的话,?#19981;?#25797;作主张,胆子很大。
          白天曹福说“只要对皇爷有半点不利的人,便不能靠近皇爷半步?#31508;保?#38472;仙真问了一句是吗??#31508;?#26361;福就觉得有点奇怪,但没上心。直到眼下,曹福才恍然大悟,这陈仙真早已想到了办法。
  

亚马逊的秘密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