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家丁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好戏
    徐文长这句话说的大有深意,林晚荣当作没有听到般,笑着道:“既然文长先生来到了金陵,那说不得要多住上些日子,看一看这玄武风光,秦淮美景,相信会不虚此行的。咳,咳,这秦淮河上的风光可妙的很那,徐先生这种风流人物,想来是不会错过的。”
  
      徐文长干笑了?#24178;?#36947;:“老朽此次来江南,时间紧迫。秦淮风光虽好,只怕老朽也没有功夫赏玩一番了。”他停了一下,四周望了一眼,才小声道:“不瞒小兄弟说,前些日子在杭州办理白莲教一案时,老朽又得了新的线索,是和这金陵有关,不得已之下,老朽才匆匆忙忙赶到金陵。”
  
      林晚荣哈哈笑了两声道:“徐先生国之栋梁,又深受皇帝器重,奔波繁忙也是在所难免。对了,徐先生,你是如何知道我在这里的。”他绕了半天,绝口不提白莲之事,甚为高明。
  
      徐渭笑道:“食为仙可是美名传遍江浙,老朽焉能不知?这酒楼不仅生意做的好,而且听说悬挂了四幅天下绝联,老朽对做生意和对联子都?#34892;?#20852;趣,既到了金陵,如?#25991;?#19981;来这食为仙走上一遭呢。正所谓闻名不如见面,今日一见,果然布置精妙,风格独特,非同凡响。来到这里,又凑巧碰到了小兄弟,看来我和这食为仙也是有缘啊。”
  
      徐渭走遍天下,见多识广,食为仙能得到他的赞赏,也算是名至实归了。不过他说什么巧遇,林晚荣根本就不信,高酋的哥哥高首就在洛敏手下当差,这保护酒楼的责任他也有一份,徐渭和洛敏又是好友,他想知道自己和食为仙的真正关系,一点也不难。说什么巧遇,分明是直接到这里来等我。
  
      “?#32469;?#26159;这四副妙绝天下的楹联,我虽?#22312;?#25991;长,却也接不上来,惭愧,渐愧。”徐文长脸色遗憾地望着那四幅对联,看样子是真的无能为力。林晚荣自然小小得意了一把,能把徐文长难倒的,老子大概是天下第一人了。
  
      “对了,小兄弟,这烟沿艳檐烟燕眼,下联是何人所对,竟也工整得很。天下之大,果然是能人异士无数啊。”徐文长所说的,是那天洛凝送来的下联,巧巧已经让人?#27036;?#20102;,将二联合在一起,这天下四绝联,已去了其一。
  
      “哦,这个啊,是总督洛敏大人的千金,洛凝小姐在京中的好友对上来的。”林晚荣笑道:“听说这位小姐不简单,是京城京华学院的女教习,还是国子监的祭酒,名头不小。”
  
      “洛小姐的好友?”徐渭长长的哦了一声,神秘一笑道:?#38712;?#26469;是她啊,这就难怪了。”
  
      徐渭到来,林晚荣这种奸商怎么会放过这种大好时机,他对巧巧哈哈一笑道:“巧巧,徐大人可是打着灯笼都请不来的大人物啊,快去准备笔墨纸砚,说什么也得请大人为我们这食为仙题上几个字。”
  
      徐渭的字画天下闻名,价值千金,巧巧哪里还?#24187;?#30333;大哥的意思,当下?#32769;?#22320;准备笔墨纸砚去了。
  
      徐?#21152;?#26519;晚荣的关系本就十分融治,苏卿怜又是林晚荣做的大媒,题几个字自然不在话下,当下笑道:“小哥儿,你不是为难我么,有你四幅楹联在前,老朽怎敢献丑。”
  
      林晚荣却不管三七二十一,有银子不赚,那绝对不是林某人的风格。
  
      徐渭推辞了几句,见笔墨纸砚?#23478;?#20934;备齐全,无?#25105;?#25671;头,提起笔墨沉吟了一会儿,才含笑写道:“?#35828;?#31513;歌春载酒,京华冠盖喜未休。调鼎和羹琼林宴,?#29978;?#30862;月聚文楼。”
  
      我靠,这个老徐果然有才,转眼之间就能弄出一首小诗,?#32469;?#26159;最后两句,不仅赞了美食,更是点出了?#35828;?#30340;文事兴盛,乃是点睛之笔。别人说这两句不顶用,但徐文长是谁啊,那是天下第一才学,有了这题诗,还不天下才?#26377;?#29066;到,无边金银滚滚来?
  
      “巧巧,快拿去把这诗?#39318;榜?#22909;了,挂在厅中最显眼位置,这可是咱们的宝贝,要与天下才子们共赏。”林晚荣兴致勃勃的叫道。
  
      徐渭连连拱手道:“惭愧,惭愧,林小哥过奖了。”
  
      讹诈了徐渭一幅诗词,林晚荣这才坐下来,悠闲地与他?#32469;?#20102;茶。
  
      徐渭望他一眼,笑着道:“林小哥,那几日在杭州,老朽便已坚信你才华横溢,非是凡品。果不其然,回到了金陵,小兄弟便一鸣惊人了。”
  
      “哦?徐先生这话是从何说起?”林晚荣奇怪道。
  
      徐渭朗声道:“小兄弟莫要谦虚了。前几?#31456;謇戏?#20154;宴会上,你一人斗败那楹联之王沈半山,个个联子都是经典非凡,早已为江浙才子津津乐道。小兄弟难道不知么?”
  
      “哦,这个啊,我一向对关于我的流言蜚语不怎么在意。”林晚荣腼腆说道。
  
      徐渭放声大笑:“小兄弟果然非是常人,老朽佩服之至。不过??”
  
      他声音一轻道:“小兄弟名声虽然在外了,却也无意中开罪了些人。就像那日宁小王爷亲自贺寿,你却驳了他面子,难道就不怕得罪于他?”
  
      “大人,你不会是吓唬我吧?想我林三只是一个小小家丁,既无权又无势,大不了做了点小生意。那小王爷是何等人物??#39318;?#40857;孙,?#26159;?#22269;戚,眼光是多么得深远,胸怀何等得辽阔,我只是与他的门人?#20889;?#20102;一?#24405;记桑?#20114;相促进一下而已,他怎么会与我计较这些呢?”林晚荣打着哈哈说道。
  
      “小兄弟果然胸怀开阔。老朽佩服之至。”徐渭望着他笑道:“不过
  
      过有一件事情,不知道小兄弟仔细考虑过没?#26657;俊?br />  
      见林晚荣竖耳细听,徐渭接道:“小兄弟与白莲教有隙,对他们定然是深恶痛绝,朝廷也数次围剿,决心颇大。奈何这中间颇多曲折,围剿数次,皆是无功而返。这是何道理呢?白莲教发迹于山东,为何在这江苏竟然如此猖狂,这背后有没有其他的原因?杭州白莲一案,牵涉虽广,但总算在可以控制的范围之内。只是这江苏为何就失控了呢?”
  
      徐渭这一番话像是自言自语,却是故意说给林晚荣听的。林晚荣嘿嘿一笑,徐老头你好心思啊,故意引我说话,我要是不弄点什么,岂不是太?#20960;?#20102;你一片盛情?
  
      他眉头一皱,道:“徐大人这样一说,我想想还真是觉得奇怪。为何这江苏的匪患就如此猖獗呢?”
  
      他将那日经过拣些重要的说了,然后道:“当日我和萧大小姐?#35805;?#33714;匪人?#30333;擼?#20013;间也颇多疑虑之处。其一,官府多日未曾侦测到白莲足迹,为何陶公子能够轻易找到?#31185;?#20108;,陶公?#28216;文?#20511;到骑?#25509;?#30340;兵马,而且在匪徒将退的时候恰恰杀上山来?#31185;?#19977;,骑?#25509;?#20853;士众多,又是将匪人包围,为何白莲贼人仍是不翼而飞?#30475;?#19977;点疑问,一直在我心?#20449;?#24458;,?#20004;?#19981;得其解。另外,我当日在匪人之?#26657;?#26366;经接触过三个匪首,其中之一,就是被大人拿了的陆中平,另外两位和他一般大的年?#20572;?#20854;中一个是这二人背后的主子,听他说话气势,出身必是非凡,这其中果然玄妙多多,小弟实在是搞?#24187;靼住!?br />  
      他说话半含半露,徐渭哈哈一笑道:“林小兄乃是绝顶聪明之人,哪还能不知道其中利害。只是小兄弟不愿意说明罢了。也罢,老朽便实言相告吧。我此次来江南,参与江浙两地的年会只是表面差事,真正着紧的事情是——”他扬起手来,微微一笑,又狠狠砍了下去,道:?#21834;?#28781;这白莲。”
  
      “好啊,好啊。”林晚荣鼓掌笑道:“大人为我百姓着想,小弟实在是佩服之至。”
  
      徐渭正色道:“杭州一案,小兄弟也看到了,这白莲教乃是一群乌合之众,除了会装神弄鬼欺骗百姓之外,其它的本事都是寻常,要想剿灭亦非难事。”
  
      “那为?#25991;?#24180;剿却总是灭不了呢?”林晚荣满含深意地问道。
  
      徐渭点头道:“这就是方才小兄弟所疑惑的症结所在了。咱们大华朝?#39029;?#33391;将无数,但是奸佞小人也并非没?#23567;?#36825;白莲匪?#36857;?#27491;是这些别有用心的人在背后勾结支持,才会这样为非作歹。现今北方重敌入侵,内又白莲作乱,正是?#39029;?#20869;忧外患之际。明年春天北方将要用兵,白莲匪患一日不除,便如国之脓疮,痛遍全身。老朽此来江南,一为清剿白莲,二为斩断背后魔爪,还我大华一片朗?#26159;?#22372;。再携我全体子民,驱除?#31456;玻?#20849;御胡人,重造天朝盛世。”
  
      这番话说得慷慨激昂,徐文长演讲的功力不是一般的强。
  
      国仇家难,目前还轮不到林晚荣来关心,他只想金陵太平,不要让巧巧遭遇到任何的危险。
  
      只是这事越来越有意思了,小王爷未走,徐?#21152;?#26469;了,再加上洛敏那个老狐狸,嘿嘿,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亚马逊的秘密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