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师剑宗 > 第两千四百三十章 斤斤计较

  
  回到屋内,陆尘拧眉。
  
  这迟千羽却是是个对手,自己今日在众人面前立下口约,若明日打不过那迟千羽怕是要被众人取笑了!更何况自己也过不去心里那倒坎。
  
  修行之人若是有了心头之患,便会生出心魔,对于修行是大忌!所以明日之战自己一定要赢!
  
  陆尘一阵收拾后,便立马打坐,开始修炼。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归一。”陆尘双手抱圆,合十,一个小周天已成。
  
  “呼”陆尘轻轻吐出一口浊气,手归于身侧,整个人成放松状态。
  
  突然陆?#20037;?#22320;睁开眼,一道剑气划向一角。
  
  “谁?#20426;?#38470;尘目光凌厉地看向一角,准备再有动作。
  
  一道带着委屈的声音响起,?#24739;?#30333;玉皱着脸,眼神中带着幽怨。
  
  “你这是做什么啊,亏?#19968;?#22909;心来告诉你迟千羽那厮的弱点,你却想谋杀我!还是不是兄弟了!”
  
  白玉缓缓走上前来,显然是对陆尘的举动?#34892;?#19981;满。
  
  陆?#20037;?#20102;摸鼻子,?#34892;?#19981;好意思,不过这也不全怪自己嘛,谁让这?#19968;?#39740;鬼祟祟的。
  
  “算了算了,也没打算让你道歉,现在时间紧急,我们还是来商讨一下如何打败迟千羽那小子!”白玉的话中带着?#40763;校?#23545;这件事十分上心。
  
  听得白玉此言,陆尘的脸上也是浮现出了几分暖意,当下便是和白玉讨论了起来。
  
  夜色葳蕤,陆尘的屋内燃着?#20999;?#28891;火,在屋内?#20102;浮?br />  
  烛火映照在少年脸上,把那坚韧俊朗的五官显得格外出色。
  
  “陆尘我发现一个点,根据我这么多天对迟千羽的观察,我认为这个点十分可靠!”白玉那张娃娃脸上满是笃定。
  
  “你说。”陆尘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白玉煞有其事地左顾右盼,似是在担心隔墙有耳,看了一下后才放心的凑到陆尘耳边。
  
  “迟千羽这厮打斗时攻势极猛,但是他左臂内侧的经脉前些天受了伤,所以对他的力量有所钳制……”说到此处白玉看了陆尘一眼,给他一个你懂的的眼神。
  
  陆尘抬起眼睑,摩挲着手指,“所?#38405;?#30340;意思是,让我从力量上下功夫,然后一举击败他?#20426;?br />  
  “正是!”
  
  陆尘心中思绪万千,迟千羽这厮左臂有伤?看着不像啊!
  
  似是看出了陆尘的怀疑,白玉一下子睁大双眼,起身质问?#21073;骸摆?#25105;说陆尘,你不会怀疑我吧!”
  
  陆?#20928;?#36807;神,安抚着白玉:“我没有不信你,只不过觉得今天发生的一些事?#34892;?#36426;跷罢了。现在已是夜晚,你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我要开始练功了。”
  
  白玉听得这等直男回答后,竟是没有半点不爽。
  
  听着这话,白玉的?#25104;?#19968;下好转,雀跃的道:“好!陆尘你好好修炼,明日把那厮给打趴下!”声音随着身影一下子消失在了夜色?#23567;?br />  
  说真的,白玉的话陆尘是信的,如今二人也算是一条船上的人了,他没必要骗自己。
  
  眼下还是抓紧时间,快些修?#26635;桑?#27604;较自己有实力才是最为可靠的!
  
  意念之间,陆尘便进入了小世界,一下?#24189;?#20013;的?#24189;?#20840;部消散,人与念仿佛独立与天地,自成一片空间,小世界一日相当于外界一日,眨眼间陆尘便在小世界度过了十日。
  
  第二天早上,陆?#20928;?#32531;睁眼,射出一道锐利的光,掐着点赶往比武场。
  
  一到那儿,便是发现了迟千羽早已?#32676;頡?br />  
  比武场上,陆尘与迟千羽二人视线交汇,迟千羽嗤笑一声:“陆尘?#19968;?#20197;为你不敢来了!”
  
  陆尘脸上露出一丝不耐,随即拔剑:“少说废话,看?#26657; ?#19968;股强大的剑意以迅雷不?#25226;?#32819;之势向迟千羽掠起。
  
  ?#24739;?#36831;千羽嘴角带笑,手中的剑一挥,瞬时一股更为强大的剑气打消了陆尘的攻势。
  
  好强!陆尘那张脸的神色终是一变,握剑的手紧了紧,这一战势必是一场硬仗了!
  
  “陆尘有什么绝招就快点使出来吧!别再苟?#30828;?#21912;了!”迟千羽见陆尘的神情一变,眼中的不?#24613;?#22839;更盛,就这样一个小子,还妄想打败自己,呵呵!
  
  台下的观众看着二?#22235;?#26469;我往的攻势,心中满是震撼,那?#24616;?#30340;心理也更盛。
  
  “朋友你说这二?#22235;?#20010;会赢啊?#20426;?#21488;下的一个胖子捅了捅旁边的瘦子。
  
  那瘦子神秘莫测地摇摇头:“不好说啊。”
  
  要是一般人,恐怕这时便已是回答迟千羽赢定了。
  
  这话一出,四座之内皆是?#34892;?#39559;然。
  
  大闹之下,竟是传到了场上的迟千羽耳?#23567;?br />  
  听着这话,迟千羽嗤笑一声,不好说?很好现在就把这小子给了结了!
  
  迟千羽的身子突然往后掠起,随即脚尖点地,整个人凌空,那道发着青玄色的剑气一下子朝陆尘射去。
  
  那倒刺眼的青光?#25104;?#22312;陆尘的瞳?#23383;校?#24930;慢逼近,极快!
  
  好快!不过还差了几分力道!或许这厮真是像白玉所说,要从力量上?#24618;疲?br />  
  台下的观众屏息,生怕错过这一出好戏,同时也?#34892;?#20026;陆尘担心。
  
  这时?#24739;?#38470;尘的身体以一种扭曲的姿势,堪堪躲过这一击,那剑气直直朝旁边的石像射去,“怦”的一声,那石像竟是碎成了块。
  
  声势大雨点小,这迟千羽的速度是快,不过这力量是有所欠缺了!
  
  趁你病,要你命!陆尘不是什么仁慈之人。
  
  气沉丹田,调动全身的气息,默念心经,只一下的功夫,陆尘的力量便倾注在剑与手上。
  
  “哗”太极剑一下射出,带着摄人的光,迟千羽终于正色,手挽剑花,速度快的只剩一道残影!
  
  陆尘的剑气在那把剑中翻转,并且不断扩大,“?#30149;?#30340;一声,那剑意竟回到陆尘身边,发出令人心颤的攻势。
  
  陆尘大惊,原来这迟千羽并不是什么力量欠失,而是练就了一套四两拨千斤的功夫,节省体力。而自己研究的?#36739;?#19981;对,所以方才的努力就白费了。
  
  白玉你这个呆瓜!
  
  此时不容陆尘分心,他握剑的手一换,身下的步子交换,已然是陷入了苦战。
  
  ?#38712;?#20040;?想认输了?#20426;?#36831;千羽依旧是那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全然他是主宰人生死的神。
  
  “呵”陆尘懒懒的瞥了他一眼,勾起一抹嘲弄,“?#38405;?#30528;实没必要!”
  
  那就?#20154;?#21543;!迟千羽一个闪现,竟是打算与陆尘近身而?#21073;?br />  
  突然陆尘福?#21015;?#28789;,迟千羽打算近身战吗?
  
  那他如今主打的便是他之前那诡异的四两拨千斤的力道了吧!呵呵,来得正好!
  
  陆尘可正想比较比较这功法和太极的区别呢!
  
  ?#24739;?#38470;尘脚下步伐开始错乱,拿起太极剑手挽剑花,竟是学起了迟千羽,一个巧劲,一股强大的剑气便向对面袭去。
  
  萤火之光竟敢与日月争辉!迟千羽越发不屑,这样的招数不是与方才如出一辙吗?这小子怕是黔驴?#35760;?#20102;!
  
  随即手轻扬起,欲发动一个大?#26657;?#19968;?#20804;?#21629;把陆尘打下去。
  
  突然陆尘的步伐又再次变幻,“纯则粹,阳则?#30504;?#22825;行健,两仪遵道恒长……”陆尘默念口诀,脚下的步伐竟是在逐渐加快。
  
  迟千羽的攻势以猛烈之势袭来,霸道非常。
  
  陆尘一个悬身,手中的剑仿佛有了灵魂一般,在陆尘手中飞舞着,坚韧如剑,此刻似乎也变得柔软。
  
  蓄力足够后,陆尘借力打力,把剑往外一掷,然后剑?#21482;?#36523;为一记黑白斩,随着赤金的光芒,直直朝迟千羽而去。
  
  这,这不可能!怎么会!迟千羽睁大双眼,满是震惊,这小子怎么会这?#26657;?br />  
  迟千羽大惊之间便以错过了最佳防御时间,此刻他已然跌出了擂台,口吐鲜血。
  
  强大的剑意还在空气中回荡,那赤金色的光芒还未消散,迎着这一派景色,陆?#20928;?#32531;走向迟千羽。
  
  手一挥,那剑便直指着迟千羽,陆尘踩着一旁的木墩子,挑眉学着迟千羽的语气,问道:?#38712;?#20040;样?服不服?#20426;?br />  
  迟千羽在台下气的直吐血,青筋直冒,“卑鄙!”这声音竟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
  
  陆尘摇摇头,只是看着他:“看你就是输了。”
  
  缓缓走了下台,不带走一?#36153;?#23576;。
  
  陆尘不负众望获取了新生大赛上的第?#24187;?#24471;到的奖励是:可以跟白玉得到的消息那样可以进去藏书阁第四层。
  
  陆尘得到了这个消息?#27531;?#20110;色,就算陆尘再怎么不卑不亢也难以掩盖住心里的喜悦之情,这点可以从他英俊潇洒的眉眼看出。
  
  陆尘迫不及待准备立刻站起身来前往藏书阁的第四层?#22812;?#27861;,身子还没有完全起来。
  
  却是突然想到了藏书阁似乎只有在每月的二十号开启,而今天才十五号,所以这个意思就是说今天不能去喽。
  
  想到这里,陆尘就很无可奈何,?#20183;?#20986;去的脚又收了回来,呆?#36530;?#22320;坐在床上。
  
  突然,陆尘听到了门外有人大声喊叫:“陆尘,新生大赛第?#24187;?#30340;陆尘出来,有事通知,有事通知…”
  
  陆尘疑惑地歪过脑袋,精明地转动着黑溜溜的眼珠子,心想:谁?#21073;?#21898;这?#21019;?#22768;,附近的人可都在休息呢,好像是来找我的对吧,出去看看。
  
  陆尘说干就干,心里想着要出去,立马就动起身子穿上衣服,准备出去。
  
  而外面来跑腿传消息的道友小哥现在可是苦不堪言,因为必须要通知到陆尘,所以道友小哥的声音很是大声。
  
  可是这里并不是单单只住着一个陆尘,也住着其他的弟子,而现在所有的人都在休息养神,毕竟都刚刚打完一场比赛,身心疲惫不?#21834;?br />  
  而道友小哥叫喊的这?#21019;?#22768;,自然就打扰到了正休息着的弟子们。
  
  弟子们虽然很是不?#22836;常?#20294;是也是很有礼貌的,也理解跑腿的道友小哥。
  
  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这么明事理的,明事理人就只有一部分而已。
  
  其他被打扰到的道友们,其中有一个是火修,脾气很是火爆,风风火火。
  
  原?#20928;?#20462;就已经按捺不住了,一听到道友小哥嘴里喊的是陆尘的名字心里就更加的愤怒了。
  
  要是其他人的兴许还会得饶人处且饶人,而陆尘的?#24466;?#20165;只会火上浇油。
  
  至于原因的话,就是因为这个火修就是新生大赛上被陆尘打败的那个,明明要是没有陆尘的话他也是可以进入前十名的。
  
  但是谁让半路杀出个陆尘呢,火修的前十名自然就泡汤了。
  
  虽说一般练武的人都是心胸宽广,宰相肚?#27704;?#33021;撑船,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任一个宽容一点的都不会这么斤斤计较。

亚马逊的秘密电子